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时尚·名牌 > 人物 > 正文

余文乐杨千嬅聊“桃花运”(二)

2011-03-16 16:06:19 来源: 网易女人 举报
0
分享到:
T + -
《VOGUE服饰与美容》最新一期的“品位男士”栏目迎来了香港小生余文乐座客,而真人版则邀请来“败犬女王”杨千嬅坦露心声。他俩不约而同地聊起了“桃花运”。

杨千嬅:心口写着“勇”字的女人

余文乐杨千嬅聊“桃花运”

余文乐杨千嬅聊“桃花运”

余文乐杨千嬅聊“桃花运”

唱片大卖,第17届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影后在手,金像奖奖杯也遥遥在望;更得意的是,谁都以为她嫁不出去,最后不但嫁了,还嫁了一个小她五岁的富二代帅哥——今年,无疑是杨千嬅人生最扬眉吐气的一年。

和所有的资深艺人一样,杨千嬅身上有一种对规则烂熟于心的熟稔,更有一种“敬”人于千里之外的专业,侃侃而谈,却不是一见如故、热情如火的世故。对陌生人,她有一种天然的警惕,更有一种淡淡的权威感,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已经入行工作15年了”。

15年前,还是香港玛嘉烈医院护士的她已奋战在新秀选拔赛的现场,与五光十色的名利圈开始博弈,起起伏伏,兜兜转转。没有人看好她,她却凭着一股奋勇争先的劲头留了下来,居然成为香港数一数二的天后级人物。情路坎坷,曾经被视为“剩女”的杰出代表,终于让她一领姐弟恋之潮流,风光大嫁,“我觉得自己做了《败犬女王》的真人版。”

人们最记得的是她2000年初次拿到梦寐以求的“叱吒乐坛女歌手金奖”时哭成泪人,且说过一句经典的话,“我乜都冇,净系心口得个勇字”(我什么都没有,只是心口写着“勇”字)。

1995年以前,杨千嬅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香港少女。“我小时候家里环境不好,我好想读书,但最终都没有办法完成,所以现在人家问我最想干什么,我还是答想读书。本来读了预科,我想我考大学也不会太差,但我只能考护士,那时候护士是专业人士,是做公务员,谁知道到我们那届的时候医管局改制……”人算不如天算,她只能苦笑,“但薪水依然很好。”

做护士,工资高,但压力大。“我记得我第一天上班,前辈们就叫我‘细佬,去那边收拾东西。’结果我一看,是一个阿伯刚刚去世,哇,我当时呆住,好怕,怕到震,但难道你说不做吗?又怕丢了工作,只得硬着头皮上。我从一个晕血的人到最后可以走进手术室,协助医生做开颅手术,在旁边递镊子钳子,手术的器材全部要准备好,有大有小,按顺序放好,医生要哪个你就递哪个,如果你拿错,医生会把刀甩过来,你不想被人用刀甩吧,那你就记住所有的步骤,也就是说,医生做手术,我们已经知道他的所有步骤,记熟了,这样才能进手术室。”

杨千嬅是潮洲人,要面子,绝不轻言放弃,但骨子里又是个文艺女青年。她喜欢弹钢琴,水准有六级,学跳舞也跳了14年,又喜欢唱卡拉OK,和同事好玩似地报名参加歌唱比赛,“一大帮人比到最后录取了我一个。后来我听说,是因为我像郑秀文,当时郑秀文要走,她们想找一个代替郑秀文的人。难怪我比赛时选了彭羚的歌,但他们却一定要我唱郑秀文的。当时根本不知道,把比赛当玩,放完榜就准备返工,谁知道华星唱片真的肯签我喔!我是好舍不得我原来那份工,我爸爸当时坚决反对,但是签了合同就可以去美国读三个月书,那时的我好想读书,最后还是决定辞职,我爸爸因为这件事整整一年没有理我。”

因为长得像郑秀文,她刚入行时被称为“小郑秀文”,颇不受人待见。走别人的路线,用圈中人的话说是夺人饭碗,那现在跟郑秀文的关系好不好?“没有太多接触,但见面会打招呼。”这次歌唱比赛让她遇到的另一个重要的人是陈奕迅,拿表格时两人认识,传说他们俩有一段,以前接受采访时她用了一句含糊其词的话,“忘记了。”

这次我们问她:“到底与陈奕迅有没有一段情?”

她干脆爽快地给出了答案:“和陈奕迅是好朋友,因为我们都在华星,刚开始是有过一段感情。”

我们表示之前也问过陈奕迅这个问题。

“是吗?”杨千嬅眼光一闪,“他怎么答?他承不承认?

“他没答,就打哈哈。”

“哈,男人都没有女人勇敢……”她淡淡一笑,“陈奕迅是一个很好的人……阿徐对他很好,好合适他。”如今她升格做丁太,往事尽付笑谈,不忘记替旧友辩白。

那届比赛她得了季军,从新人做起,过了五年才算真正大红。“当新人时非常辛苦,但我没有那么脆弱。刚出来时人家说我是‘世界女’,问为什么这个女仔这么懂和人沟通,这么会说话,这么会观察人,说我世故。那是因为我当过护士,做护士是要会读心术的,你远远看着一个人,你看他脸上的色彩就能判断他是得了肝病还是肾病,还是心脏有事,还要懂如何和他们沟通,既要关心他们又不能让他们无理取闹。”

“十八九岁去泌尿科实习,一个月之内见了我一辈子都见不到的那么多的男性生殖器。有时医院接诊到瘾君子,开始好好的,到洗手间你看到整墙血,你怕不怕?人家说我一个小姑娘,为何那么镇定?老大,我天天见的就是生老病死,在医院的四年相当于别人的十年。当护士一方面要好有人情味,一方面又要好有权威感。有时做手术要插尿管,用布盖住病人的头,通常他们都不太镇静,会问为什么要盖住我,这时你就要恶过他,同时也要懂他的心理,你要知道如何安抚他,我就说等会要全麻,现在要跟你插尿管,如果不插的话,你的膀胱就会爆,明白不明白,明白就签字啦。你不能慌张,你要有控制力。又比如要值夜班,要控制50个人,就像在演唱会上要去控制不同的朝向,不同的台,你要吸引到他们的情绪,触碰到他们的心。”

杨千嬅说她的事业线基本上很顺,一路遇到贵人:金牌经理人黄拍高、金牌填词人林夕等等。唱到的也都是红极一时的金曲,《少女的祈祷》《再见二丁目》《可惜我是水瓶座》以至《大城小事》,得过数届“最受欢迎女歌星”。拍电影亦不错,“我第一次拍戏,什么也不懂,被人骂到飞起,可是市场肯买单喔,有票房赚。”她擅长表演带点神经质的都市女孩,没心没肺,简直像演她自己,演电影让她收获颇多:“《百分百感觉》、,《新扎师妹》都不错,第一次收入过百万时好兴奋,但一直是演那种大笑姑婆,《饺子》让我有所突破,二十八岁要演一个四十岁的二奶,化妆也惨得要死,但演这个角色给了我信心。尔东升的片子改变了我,《千杯不醉》使我第一次获得金紫荆提名。”

事业似乎一路向上,她的爱情却格外凋零。来来去去,前男友只得郑中基一个名字。       1999年,郑中基上杨千嬅主持商台广播节目,开始追求她。二月三日是杨千嬅生日,他用这日期写了一首歌。2000年两人公开恋情四个月后突然宣告结束,直到2006年郑中基与阿SA秘密结婚,七年间两人的地下情似幻似真,这段情到底延续了多久,无人知晓,只知道杨千嬅受伤甚重。

“同那个人分手后好不开心……哪个人?还有谁,郑少嘛!……我30岁的时候什么都好,但很不开心,总是约朋友喝酒,可是整班人陪我我也不快乐,当时我以为我要拿这个奖要拿那个奖,拿了我就会开心,谁知其实还是不开心。”

女人要开心,一定得有情,直至遇到现在的先生,她口中的“丁生”。“有一晚友人打电话给我,叫我去写《长恨歌》的杨老师(编剧杨智森)的生日派对,场地是丁先生有份投资的酒吧,我到时已经12点,好多人都醉了。不过他好清醒,又照顾朋友。大家聊起天来,他觉得好怪,为什么会有一个艺人去酒吧!你说《志明与春娇》里面的我漂亮?哈哈!可能是因为当时在谈恋爱,所以显得人特别靓。”

有恋爱,但不代表有人看好,被人视为“剩女”的代言人,又和小自己五岁、情史累累的公关公司职员恋爱,是人都觉得不靠谱,谁也想不到两年后他俩居然真的在赌城注册,这个男人同佘诗曼、李彩桦、卢恬儿、傅明宪都传过绯闻,可以信任吗?

她说得很明白:“为什么我这样信任他,因为应该要招认的他全部认了。我的反应是好好笑,问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他说他自己也不知道,总之见到我就要讲出来,他可能想我了解他多一些吧,但我就说早些认识他就好了,可以知道时下年轻男女结识同分手可以是这样,原来我以前拍戏做错了表情……我们的感情关系就这样开始。”

和人们的想法不同的是,在他们的恋爱里,几乎所有的事都是男方在做决定,甚至连分不分手也是。因为传媒的压力,丁子高曾远走上海三个星期,之后打电话给杨千嬅。“他说‘我想继续试,同你一齐经历一下,这件事上,我要争取,以前的爱情太容易得到,可能有些事,真的要还。’哗,在电话筒的那一端的我哭到啊,眼泪滴滴滴,从心里涌出来,那刻心里的感觉,真的不懂得形容。”

“我们的性格好相似,你看死我吗,我就不衰给你看,心中有一团火。”结婚也被人写成是四亿富婆娶男人,她替老公不值,“我是一个好‘硬颈’的人,死都压不下去,不愿意媒体这么写他,很不公平,但丁生叫我不要冲动,我很佩服丁先生,这个男人好聪明,他比人更细心,就算是遇上压力,想的方向都是正面。他愿意承担和一个娱乐圈的人生活在一起的这种压力,我真是很感动,其实我们也可以去搞地下情,但任何偷偷摸摸的事我都不愿意做,我不介意对方的出身的背景,只要他有责任感。我觉得媒体用错了字眼,明明是我嫁她,不能因为我买个房子就让一个男人担付起所有的精神压力,原来媒体说他是穷职员,后来又查到他是富二代,现在你们服气了吧!我觉得一个有上进心的男人的价值远远超过四亿。”

经过苦痛,当然更懂爱情。“我不喜欢剩女这个词,我觉得首先我们不能变成怨女,要对自己说很正面的话,要去追求,要有正能量,要自我增值,扮靓,保持敏锐,日子才会越过越开心。然后是不要绝望,爱情是你相信才有,自暴自弃那就完全没有希望,人要向前走,向前行,有些事碰上了就碰上了,你惟一能做的是不要放弃。第三要有何妨一搏的心态,不给自己机会进步,就没有人给你机会。你不要同我说没有缘分这回事,绝对有,只是看你愿不意走近它,相信自己,相信感觉。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你要对自己坦白,一辈子是避还是进,这一步你要想清楚。情侣之间谁没有危机,要信任,要简单,要付出,但是如果不行,你也不必勉强,不是没有男人就不行,往前走,不会死人的。”

至于自己的现状,她要说的两个字是“感恩”,“现阶段我最大的问题是要找到平衡,我觉得如果可以,我愿意平衡所有的东西,关系不会停止,人生也不会停止,一切都在变化当中,不同的年纪不同的事,到了40岁应该怎么办?接受最捧的时候,同时可以承受最差的,真正的成功不是什么都好好的才叫成功,是你可以承受失败。以前我总觉得自己要拿奖才能得到肯定,但现在明白那也有游戏规则,连续五年拿奖又怎么样!不红了去做什么?我甚至可以接受再去做护士,我可以到处商演,做生意。现在,红不红对我没意义,红跟不红,照样要过日子,和一个你喜欢的男人在一起,两个人很开心,就足够了,我是真正打开了眼睛,世上的事常常变动无法左右,幸福的感觉只在你心里,就在你心里。”

Yoyo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五个步骤,唤醒你的演讲天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女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