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时尚·名牌 > 正文

时髦“赫敏”的红毯成长史

2012-09-10 18:49:02 来源: 网易女人论坛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赫敏扮演者艾玛·沃特森少女初长成,从红毯上那位小女孩儿已经成长为时尚杂志上令人神魂颠倒的巨星,她在名利场的漩涡中间似乎很能认清自己。

时髦“赫敏”的红毯成长史

《哈利·波特》童星艾玛·沃特森日臻成熟

时髦“赫敏”的红毯成长史

艾玛·沃特森的红毯成长史,从11岁到21岁

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这位史上最成功的改编电影的联合主角,是个非常懂得感恩的女孩,也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女孩。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在我和这位22岁的姑娘坐在北伦敦一个时尚街区的美食酒吧里聊天的1小时里,她说了5次“感恩”和8次“幸运”。准确的说,这5次“感恩”,有两次是以“不知感恩”的形式出现的:“我很内疚,因为我感觉那样会显得我不知感恩……”所以,你瞧,沃特森这个年轻姑娘想让大家清楚地知道:她理解世事无常,命运多变,尽管她现在头顶光环,她也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沃特森皮肤白皙,态度严肃,像麦森福人瓷器(Meissen china)一样精致的小耳朵紧紧地贴在同样精致的小脑袋上,棕色的头发向后梳成马尾,瘦削的身体裹在宽大的白色T恤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她轮廓分明,脸部线条清晰,脸上的重要部位——眼睛、眉毛、颧骨——都很醒目。很有可能,多年前,正是她脸上这种近似严肃的鲜明轮廓提醒了选角导演:这个9岁的女孩应该在《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电影里扮演赫敏·格兰杰,而不是上千名拼命想扮演这个角色的其他女孩。噢,还有她的嘴巴,微微向上翘,上嘴唇的线条锋利得好像能割开纸张。

时髦“赫敏”的红毯成长史

艾玛·沃特森身穿宝缇嘉外套,佩戴海瑞·温斯顿耳环。

她之前的童星身份无声无息却又实实在在地笼罩着她,让人总觉得她是个孩子,这个应该是她显得比实际年龄小的主要原因。我得说我没有太留意她在《哈利·波特》中的表演,但是我花了很长时间在屏幕上寻找沃特森念魔咒、配药水、骑魔兽,甚至四处嬉戏的画面。我有四个孩子,他们的年龄跨度有11年,最大的跟沃特森一样大,最小的只有11岁,我每天都在看这样的表演,实在看得太多了。沃特森的表演不是我在这儿要说的重点,我要说的是:在她的成长过程中,我,毋庸置疑还有你们中的很多人,都变老了。第一部电影《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上映的时候,我40岁,还算年富力强。但是当《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最终走向圆满的大结局时,我已经年过半百,彻底变成一个怪老头了。

所以,对我来说,沃特森永远都是一个可爱的英国中产阶级女孩,扮演着另一位可爱的英国中产阶级女孩。她非常幸运地拥有了魔力,且为此非常感恩。在现实生活中,这种魔力包括把“四处嬉戏”变成一堆金子的能力——她的个人财产估计有4千万美元——这说明我们生活的世界跟罗琳的小说世界一样神奇。现在沃特森开始在更成年化的影片中嬉戏了:第一部是《壁花少年》(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这是一部独立电影,由导演斯蒂芬·查斯基(Stephen Chbosky)改编自他自己的同名小说(下个月上映)。这是一部有点让人不安的成长小说,背景是上世纪90年代的匹兹堡,讲述的是一个名叫查理的孩子,他跟环境格格不入,在遇到一群跟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后,终于在高中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沃特森扮演查理心仪的对象山姆,她的表演带着适度的张扬和从未有过的成熟。她还掌握了一项特殊的技艺——对一个可爱的英国中产阶级女孩来说——时刻说一口美式英语。我告诉她她说得很好,她优雅地谢过我,然后详细地描述她是如何练习发元音的:“我很小的时候喜欢跟着收音机唱歌,我的祖母说:你为什么要用美式口音唱歌?我想那是因为我听的很多歌都是美国歌手唱的。斯蒂芬也跟我这么说:试着用美式口音把台词唱出来。那对我有所启发。然后,我跟着一个对白教练学习,我真的花了很多时间反复听、反复练,直到我不用怎么想就能说出来。我知道这真的很重要。”

时髦“赫敏”的红毯成长史

Emma Watson在《Bazaar》杂志上的大片

我承认,我把上面这段话里多次出现的“like”删除掉了(虽然我卑鄙地保留了“just”和“really”),这些临时造出来的词是30岁以下模仿北美口音的英国人最重要的语言特点,但是我这样做准确地表现了沃特森对表演的认真和投入。我问她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才拍其他电影,她把头扭到一边,想了一会儿,说“我想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拍其他电影,是因为我不是在学习就是在拍《哈利·波特》,没有时间去拍其他电影,或者做其他事情来让人们知道,哦,她不只是赫敏,她是个演员,她还可以扮演其他角色……我没有拍是因为我把精力都放在,你知道,读初中,读高中,考出好成绩,然后是上大学。不管怎样,我真的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而在此期间,《哈利·波特》里的其他主要演员,丹尼尔·雷德克里夫(Daniel Radcliffe)和鲁伯特·格林特(Rupert Grint),在《哈利·波特》结束之前就已经开始出演其他影片了;其中比较引人注意的是雷德克里夫在彼得·谢弗(Peter Shaffer)导演的舞台剧《恋马狂》(Equus)中的表演。那个角色很有挑战性,要求情绪大起大落和正面全裸。沃特森认为丹尼尔的表演“无比英勇,我想人们都很佩服他的投入和职业道德。我的意思是,那时他才17岁,那部戏基调阴暗,要求很高,真的是有胆量的人才敢去演。”

沃特森最后上了布朗大学,我们谈话的时候,她刚刚在英国的牛津大学学完一年的课程。她在布朗大学再上一个学期就能拿到学位了。她不只是学习和参演《哈利·波特》,她还做过化妆品品牌兰蔻的代言人,在过去的三年里,还当过模特。她告诉我她就是想通过这些来树立自己的公众形象——一个不同于聪明勤奋的赫敏·格兰杰的形象。

沃特森选择布朗大学是因为在那里她的时间更灵活,能让她完成《哈利·波特》的拍摄,还能坚持参加漫长而辛苦的宣传活动。我想知道她是否真的喜欢在布朗大学的生活,因为她总是需要突然到别的地方去,她说,“我在布朗的前两年不容易,不是因为我被欺负或者有人不让我好过,而是因为,你知道,那里没有大学的体系……。在布朗,每个人都在做完全不同的事情,选择自己的道路,这是很好,但同时也很难。你每次都是和不同的人在一起。”

时髦“赫敏”的红毯成长史

Emma Watson出席各种派对很有派头

她去年在牛津大学的日子更容易一些。一是因为她住在学校里,有个朋友圈子;二是因为那儿离她妈妈的家很近。她是在那里长大的。周末时她会去爸爸家,也在伦敦的同一个区,我们就是在这个区进行采访的。(她的父母都是律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分居了。)这么多年断断续续地观察她的事业发展,我感觉有个非常精明的人在指引她——开始的时候她对此不大认同,但是后来她说:“是的,我想我很幸运,我的父母没有被我突然的成功冲晕头脑,他们没想到会这样,但是他们也不畏惧。他们尽力给我最好的建议,我认为他们给我的建议非常棒。但是我的妈妈特别告诉我,‘你会接受很多采访,他们会问你很多他们想问的问题。每次他们问你的时候,你要想一下你是否愿意跟一个陌生人谈论这个问题。’”沃特森说的当然很有道理,这可能就是她为什么敏锐地觉察到《哈利·波特》系列电影是她事业的跳板;这可能也是她为什么在下定决心继续职业演员这条道路之前,会在大学期间腾出时间来在学生作品中一试身手,例如契诃夫(Chekhov)的《三姐妹》(Three Sisters)等。现在这些尝试都有回报了:在《壁花》之后,她在洛杉矶拍摄了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导演的《珠光宝气》(The Bling Ring)。在接受我的采访时,她正要去纽约拍摄达伦·阿罗诺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导演的《诺亚方舟》(Noah)。电影的档次明显在提升——从儿童电影到独立电影到一级艺术片。我注意到在外人看来,这好像是精心算计好的。开始的时候,沃特森对此表示异议:“我不太清楚我是怎样做到的。”但随后她说了点实话:“很怪异,我脑子里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我不知道它会怎样发生,甚至不知道它会不会发生。但是在拍《珠光宝气》之前,我说我真的很想见到索菲亚·科波拉,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正在筹划一部新电影——结果我真的见到她了。我认识达伦实际上刚一年整。明年夏天我要出演吉勒莫(Guillermo del Toro)导演的电影。当时我去找他,说华纳兄弟给了我《美女与野兽》的剧本,但是只有你导,我才会去演。神奇的是,他说:‘太有趣了,《美女与野兽》是我最喜欢的童话故事,我不会让其他人导的,我现在就开始组建团队。’”

这就能稍稍看出来,她将来会是好莱坞具有号召力的人物。但是跟沃特森谈话的时候,这种感觉被对她的另一种印象抵消了:在她碰到的每一个临时组建的新家庭里,她都是那个需要被照顾的人——不管是“波特马戏团”,还是《壁花》剧组,还是在布朗大学。我怀疑,除了追求表演上的成就感,她还同样热切追求这种感情联系。她肯定不想过什么奢华生活,这一点她说得很清楚——而且我也相信她。(沃特森也跟我谈了一点她所扮演的角色,但是演员们一谈他们的工作,我就听不进去了——周围的世界变得朦朦胧胧,我开始昏昏欲睡。一位著名的演莎士比亚剧作的演员在跟我吃午饭的时候,谈论他扮演的李尔王,我差点没用胡椒研磨器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

时髦“赫敏”的红毯成长史

她下定决心做个普通女孩,直到十五六岁,还是乘坐公交车从牛津去伦敦

另外触动我的另一点是,她意识到总被人认出来是多么可怕的事。她说她下定决心做个普通女孩,直到十五六岁,还是乘坐公交车从牛津去伦敦——这是她奇怪的逆反方式——但是公交车上的人不是直接谈论她就是暗暗影射她,这实在让她受不了。如今,在伦敦或纽约一些人少的地方她还可以开心地四处走走,但是还有很多地方不能去:“我如果去热闹的地方,呆不了太久。我不能去博物馆,我只能在那里呆10到15分钟。问题是只要有一个人要合影,其他人看到闪光灯,就都……,就像是多米诺效应。很快,情况就开始失控了,我一个人应付不了了。”我跟她说,名气大会带来负面效应,比如人们在街上直勾勾地盯着你,但你要知道这也是好事。她犀利的回答更是触动了我,她说可是,这就像是“如果生活给了你柠檬,那你就用它做柠檬水吧”。

如今,艾玛·沃特森开始做更多的柠檬水了,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心想:真希望她做的柠檬水能喝——我忍住不去想了。毕竟,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新拍的那些电影可不像《哈利·波特》,我不用被孩子们逼着去看了。我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去看。同样的,她选择去做一个真正的成年人演员。是的,这才是电影艺术——一群意见一致的成年人共同进行的事业。

罗瑶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论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女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