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护肤·美容 > 正文

沈培艺:我眼中的老友濮存昕

2013-07-25 10:43:45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沈培艺:我眼中的老友濮存昕

濮哥绝对是个坦荡的君子

网易艺术:沈老师好,我记得之前看过一档节目,说你跟濮存昕老师1996年相识,在这二十几年的友谊里,你觉得濮存昕老师是个怎么样的艺术家。

沈培艺:濮老师首先是一个非常仁厚、谦和,而且胸怀很开阔的一个人,他的坦诚不是只在嘴上,他真的是从生命里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坦率、坦荡的一个君子,他是不违背自己内心声音去做事情的一个人,而且他在戏剧表演艺术上是一个视戏剧比天大的真正艺术家。同时他是一个非常心肠柔软的人,所以他很热心公益,他的生命本身就是为公益而生的。

网易艺术:都说朋友间相互帮助,我知道在你相对沉寂的一段日子里,濮存昕老师曾一语道破您,不知这是怎样的一个故事。

沈培艺:我和濮哥是二十多年的朋友了,我隐约记得在我相对沉寂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我们俩一块参加一个活动,然后在一个好像是李娜唱的一首《阿里郎》的音乐里头,他在他的车里头放这个音乐碟,然后我当时半天没说话,因为他知道我跟我朝鲜舞老师的事情,然后他就说了一句,其实你可以用这个音乐编一个舞蹈,然后我说是,其实我一直都很想有一支阿里郎的舞蹈,因为他在走之前曾经想跟我说,他希望我从新加坡回来以后帮我编一支《阿里郎》的舞蹈。还有一次我在深圳拍戏,当时我已经有十年没有上台,且刚生完孩子不久,那时候我还比较胖,当时剧组找我,我非常犹豫非常犹豫,我当时找了两个人来征求他们的意见,一个是濮存昕,一个是徐帆,他们两个人从不同的角度给我很多的鼓励和支持。徐帆主要是在拍戏上给我提供参考建议,濮存昕说,也许这是你再次回到公众视线的一个比较好的机会,他说我认为你应该去演。

和濮哥讨学育女经验

网易艺术:在日常生活里,比如教育子女的问题上,会不会跟濮存昕老师及夫人常沟通交流学习。

沈培艺:我们倒是不经常交流沟通学习,但我们只要见到,自然就会谈到关于我女儿青青的教育,因为我女儿性格比较内向,不善于在众人的面前取悦于人,所以我曾经心里非常为她担心,担心她长大会不会吃亏,但是濮哥非常及时的安慰我,他说你不要改变她,她嘴上不言语,但是她心里是一个特别特别清楚的一个孩子,她不争不抢,非常善良而且勤于思考,这样的孩子他说很难得,这样的性格对她在与人交往方面,他说实际上是一种保护,所以他不同意我的担心,他说你不必担心她,他说恰恰相反,可能越长大了,她这样的孩子可能真正赢得的友情,可能是最坚固的,我相信这样的话,所以我从此也没有再想着琢磨改变她的个性什么之类的,但是更多的是给她一些方法,开导她,希望她能在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上,让她能够有总结。

现在我比较鼓励女儿自己思考,自己面对,当然在她不能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我帮她,点醒她一下,仅此而已。作为孩子,她该经历的事情,她该走的沟沟坎坎我们没有办法让她回避,也最好不要回避,因为其实沟沟坎坎就像我们人,我们不能怕为了怕感冒,而去打很多的一些预防针,其实那无形当中在降低我们的免疫力,我就是依着这样的一个理儿,尽量的让女儿避免一些挫折,但是该遇到的,该拐的弯还得考她自个儿去拐。

濮存昕我给他钱他都不要

网易艺术:很多时候请老友帮忙或者做事,难免会涉及到钱的问题,对于朋友间谈钱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沈培艺:濮哥知道舞蹈界本身在这样一个市场,不可能有怎么大的盈利,所以他从来没有问过我要谈钱的事情,甚至培艺基金成立后,我要搞一台《神色》的舞蹈专场,他没有问我要一分钱,但是我也给了他一定的相应的感谢费,但是他都没有要,他就说就算是他帮助基金的,还有他不仅没要,还自己花钱买票,一方面他是在友谊上能够出于友情对我伸出援助之手,更重要的是他出于对艺术家的尊重。他就这样默默无闻身体力行的践行公益。

艺术让我们的友情更坚固

网易艺术:在艺术的执着和追求上,你觉得和濮存昕共同的地方有哪些。

沈培艺:第一我们都深爱我们的艺术,我们都为我们自己的艺术付上了半生的心血,我们也付出了很多代价,也走过很多弯路,但是我们这一路上我们得到很多老师的指点、导师的指导,所以基本上我们在艺术道路上是顺利的,也不乏一些其他艺术姊妹的支持。濮哥演的戏剧或每上一部新戏,他会邀请我去看,然后我也会跟他提出一些我的一些观感,和对他的一些感受,对戏剧的一些感受,包括舞蹈也一样,我编出一个作品,他会来帮助我来看,甚至我给演员排练的时候他也会来帮我,给演员启发等等,我觉得我们之间在艺术上的这种互助是非常具体的,我们不是说仅在口头上指点指点,说一说、相互启发、鼓励一下就完了,不是,我们相互之间是付上很多时间、精力去帮助对方,然后支持对方。

网易艺术:与濮存昕老师共同合作演出的舞蹈作品《声声慢》带给你的收获有哪些。

沈培艺:舞蹈作品《声声慢》是我们合作的很多很多作品里的其中一个非常小的作品,我们其实我们最大的作品是舞蹈诗《梦里落花》,还有就是《梦里落花》的前身的一个比较大的作品《易安心事》,《声声慢》只是这两个作品当中其中的一个环节,一阙而已,我的收获就是,通过这些合作,我们彼此认识然后友情更加的坚固。通过合作我们能感受到对方对艺术的态度,对友情的态度,甚至对人生的态度,都非常的具体,所以要说有什么获得,我觉得不仅是合作上的愉快,而是对对方的这种尊敬,随着合作与日俱增。

网易艺术:都说朋友要有个划分,有生活上的挚友、精神上的挚友、工作上的挚友,对您而言,内心对朋友会不会也有个划分。

网易艺术:基本上我的朋友是这个原来在没有基金之前,基本上是文学艺术圈的朋友,他们的确是有生活上的朋友,有精神上的朋友,那么现在因为有了基金之后,基金这个工作的特殊性,我必须要结识与艺术无关的,比如说企业家呀什么之类,就是做其他方面的这样一些爱心人士,我就还不能够说我跟这些爱心人士的友情好像说建立起来了,现在还没有。准确的说我跟这些人的友情还只是建立当中,因为毕竟我刚刚接触这些有这个实力的,有爱心的这种,这些所谓的老板们,我也是刚刚开始结识,所以友情谈不上,但是从他们的热心当中我也能够获得一些,也能够看到其实这个对善的向往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渴望的,我能看到这一点,正在建立友谊。

沈培艺:挚友就是不遗余力

网易艺术:您的梦想是什么?

沈培艺:我现在的艺术梦想就是我的舞剧系做好,因为我现在在中央戏剧学院刚刚成立的舞剧系那里兼任系主任,这个可能是我今后后半生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这是一件开天辟地的一个戏,有许多一些很具体的环节工作我要去做,所以我想这个做好舞剧系,做好基金,恐怕是我后半生两大梦想,并且做好它们。

网易艺术:你下面的问题说身边的挚友对一个人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沈培艺:我觉得只要是挚友的话,就是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不遗余力,这才是挚友。

网易艺术:作为艺术家对于扶植青年人怎么看?

沈培艺:我觉得是这样,就是扶持实际上是一种爱的发动,扶持是你的事情,而青年人感不感恩是青年人的事情,我不能为了别人是否能感恩来衡量我是不是要扶持他,所以我觉得凭着对艺术的爱和责任,我觉得该帮的就帮,至于年轻人他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我现在更看重的是他是不是有对艺术的热情,有没有艺术的才情,他值不值得我帮,如果前两项具备,再加上有相对好的文凭,那么我觉得这个人值得帮。

晓雯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晓雯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正式向全世界发布洋垃圾"禁令" 美国慌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更多美妆

热门搜索: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艺术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