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生求职路内幕 男陪酒女陪睡

2013-08-18 00:22:12 来源: 凤凰网
0
分享到:
T + -

说起潜规则,朱强用了“司空见惯”这个字眼,在他看来,男孩付出了时间,女孩就得付出点别的。而本次采访对象中唯一一个女孩儿小农(化名),则是那种不得不付出点“别的”的姑娘。“不然呢,走红的概率比中彩票还低!”

曾出演过《笔仙惊魂》小文(化名)是北京电影学院2009届的毕业生,回想起吃毕业散伙饭的那天,“同学们都闷闷的,没戏拍,没钱,甚至户口都要打回原籍。那种感觉,就像是要被这个城市赶走,没人谈未来、梦想,刚入学时的豪言壮语,都化作了眼前的一杯酒。”

和大多数行业一样,想在演艺圈出人头地,爬上金字塔的塔尖,最重要的可能并不是演技和外貌,而是人脉。“试镜不如交朋友。”朱强早早就开始为自己的演艺生涯铺路,在不同的酒局里,朱强不断结识了各种圈里人,但是他也付出了代价。

简历撒遍天下,求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之后,有些人也许能接到一、两部戏,但也都是从“跟组演员”、“特邀演员”做起,说白了,就是跑龙套的。

朱强(化名)是今年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跑过几次组,他早把这件事儿看透了:“副导演最后用的人肯定是自己圈子的人,况且最终的人选都不需要导演定,电视台就定了,副导演最大的权力也就是找一些小角色。”可就算是这些小角色,也得挤破脑袋才能入选。

“有一次陪一个台湾导演喝,路上堵车,到了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已经喝得有点多了,一上来就给我倒白酒。首先我是小辈,一上来就敬一圈吧,白酒就喝了不少,后来又兑了几瓶啤的,又凉又涨,感觉整个白酒就在自己体内散开了。”

后来,朱强去厕所吐了好几回,每次走路的状态都不一样,最后一次走到一半就吐出来了。喝完酒,导演们又招呼着去唱歌,还没进门,朱强就在台阶上走不动道儿了,最后是被人架上出租车回到学校。这次,真把朱强给喝伤了,直到现在都害怕酒局。

说起潜规则,朱强用了“司空见惯”这个字眼,在他看来,男孩付出了时间,女孩就得付出点别的。“换个角度说,这种事是你自己去衡量的,潜规则多了去了,有很多人就没接受,那为什么你要接受啊?而且接受的人有很多,为什么你没出来啊?说句实话,这就是人家的头脑。

小农(化名)是本次采访对象中唯一一个女孩儿,2012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说到潜规则,小农起初不愿意开口

在记者的再三沟通后,勉强说:“我周围的朋友进影视圈的少,他们也没有具体讲过,可能就是片方会主动暗示,发短信,打电话说出去吃饭喝酒。跑组的时候会有一些暗示,问你,可以不可以和我单独沟通,这句话很明显就说明意图了。”

不上课在外面演戏这一条,可以当然是可以,但是“旷课”的学生每月要交给学校5000块的保证金,这是行价,几大院校都差不多。但对于这些在校生来说,就算能在小剧组演到男一号,也拿不到5000块,可为了机会,他们只能贴钱去接戏。

2011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阿重(化名)对娱乐记者说,“机会来了,只要不是三级片都OK”,他算运气不错的,毕业那年就做了两个组的“特邀演员”。

所谓“特邀演员”,其实就是比群众演员稍微好点的角色,比如一个谍战戏,里面有个头目需要出现几集,或者古装戏里的一个官员有一些镜头,也算一个小小的配角,至少有名字。

一开始,不管什么价钱阿重都接,和大腕儿按集算钱不同,特邀演员都是“打包价”,一天500块,有的时候还会压价,到手里的也就300-400块。对于压价,阿重早就习惯,“像我们这种没名气的小演员,压价也很正常,现在买个菜不都要压价么。”

后来,阿重也接过话剧,片酬比电视剧少得多,排一天给100块钱,一场两三个小时的戏,也就几百块,还是按角色给。如今,已经毕业快满两年的阿重,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有5000,客串一些影视剧,再演点话剧。“毕业快两年了混成现在这样。”阿重的笑容里,有点苦涩。

对于阿重来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是本地人,不用为房租发愁,而他的同学中,有的到现在还要靠家里补贴,租房也只能住在郊区。

“毕业等于失业”是众多表演系学生面临的共同问题,从考生到当红明星的概率恐怕比中彩票还低。在变化莫测的娱乐圈,专业院校的一纸文凭到底有多大用?我们不妨听听过来人的看法。

傻逼的大学也有努力的,牛逼的大学也有堕落的,毕业后还是要靠努力。不怕别人比你更牛逼,只怕有人比你更有牛逼。

太多的人都只看见明星人前闪光的一面,不知道背后有多少辛酸,要踏进演艺圈这道门,应三思而后行!

演员要靠悟性,从来不觉得科班就一定演得好,非科班就一定演得不好。但如果我不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不可能走到今天这步。

我们刚毕业的时候,因为你是专业院校毕业的,所以别人会认可你,机会会比非科班出身的演员多,但不一定说明我们比别人多优秀,许多非常优秀的演员也都没有上过学。四年的学习成果是慢慢在演戏的过程中体现出来的,可能演了很多年戏后才会感悟到,这四年学习的基本功很有用。

演员这个职业更多的是需要天分,上专业院校是一种途径,但通过不断实践,完成自己的艺术积累也是一种途径。科班出来的也不一定演技好,现在很多科班出身的学生找不到戏拍,等待的过程也是一种磨练。

现在小文总是想起入校军训的时候,“想起每个人的那张脸,都不到18岁,每个人的眼神,都闪闪发光”。可现在,同班同学里,有一部分人还在挣扎,有一大部分人干脆转行不做了。“我们班有人去当警察了,估计哪天微博上爆出个什么‘最帅交警’,就是他了!”

“每年考专业课的时候,学校都会叫我们这些老生去帮忙,我特别不愿意参加。

有一年,一个小女孩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三试放榜,她第一个来的,放完榜后,榜上没有她,她就一直不肯走。最后所有人都走了,她还是死死盯着榜一直找自己的名字、一直哭,手里那张准考证已经被搓得变成泥了。”

后来,小文过去劝她,“考不上真的没啥,她可能觉得我们在说风凉话,但其实真的没啥。”

除了当演员,小文现在还在尝试做编剧,“给自己想个后路,也算是个保证”,值得高兴的是,他自编自演的作品马上就要在暑期上映了。今年刚刚毕业的朱强还属于闲散状态,每天睡到自然醒,看看电影打打游戏。

毕业一年的小农进入了文工团,是同学里为数不多的“幸运儿”,因为至少有编制,每月能拿三四千固定工资。毕业两年的阿重,除了接点影视剧和话剧,大部分的时间在健身,一个星期有三四天泡在健身房。

每年2月艺考之际,怀揣着明星梦的年轻人几乎挤爆了各大艺术高校的大门,中戏、北影门口俊男美女都会排起长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而到了6月,艺考毕业生的低签约率和高转行率,又会成为另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而如今,网络和选秀节目为成名和造星提供了新的途径,更多“非科班”出身的草根艺人加入混战,能否成名变得愈发不可预测

康仔 本文来源:凤凰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清华MBA:别让"穷人思维"渐渐拖垮你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更多美妆

热门搜索: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艺术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