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护肤·美容 > 正文

东洋裸体模特事情

2014-10-24 14:38:46 来源: 网易艺术(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从幕末到明治初年,英国人查尔斯·沃格曼和高桥由一等画家,画过很多人物画,在当时被称为“记录绘画”——记录普通人的各种样态和动作。

竹久梦二的模特兼情人叶和以之为模特的作品《逢状》
竹久梦二的模特兼情人叶和以之为模特的作品《逢状》

日本职业美术模特历史并不很长。从幕末到明治初年,英国人查尔斯·沃格曼(Charles Wirgman)和高桥由一等画家,画过很多人物画,在当时被称为“记录绘画”——记录普通人的各种样态和动作。但严格说来,同时代的很多画家,与其说在“创作”人物,不如说是在“拼接”人物——剪贴西洋美术书的插图,用东洋人的身体,“嫁接”西洋人的头——如此“拼接绘画”,一时间竟大行其道。

1876(明治九)年设立的工部美术学校,意大利美术家安东尼奥·冯塔奈吉(Antonio Fontanesi)尝试用等身大的人形模特或真人模特来讲授油画技法。那些雇来的真人模特,身着各种职业装束,在画家面前摆pose,但都带有鲜明的职业特征,如生鱼店的伙计、梳妆店的女店员,等等。可不承想,连着衣模特都没能延续——美术学校在1883(明治十六)年被废止。

1889(明治二十二)年,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前身)开校,设立绘画科,起初只教日本画。翌年,冈仓天心就任校长,邀请赴法留学的黑田清辉回国执教。1896(明治二十九)年5月,将原绘画科改为日本画科,同时新设油画专业,称西洋画科。既然开设西画专业,人体素描是当然的基础,不可付诸阙如。但从当时日本国内的开化状况来看,年轻女子在人前裸身、供人写生是难以想象的,虽经冈仓校长、黑田教授八方奔走,却毫无成效,众教授一筹莫展。一日,冈仓天心在校内的茶屋喝茶小憩,无意间与店中女掌柜说笑时,透露了烦恼。女掌柜正色道:“先生,您看我合适吗?”冈仓校长竟怀疑自己听错了,认真确认了一次,没错。遂与黑田教授紧急磋商,拟好了条件。一周后,女掌柜就赤条条地站在了模特台上——东洋近代史上破天荒的公立艺术学校女模特一号诞生了。

这位“女一号”名叫宫崎菊,人称菊婆,丈夫死后,在谷中二丁目开了一爿茶屋为生,因地利之便,往来饮茶者,多为美术学校的画家和美术生。后据菊的儿子几太郎说,其实,早在明治四或五年,菊婆还是黄花闺女的时候,便曾为旅日的意大利雕塑家Vincenzo Ragusa做过半裸体模特,以她为模特的雕塑作品《清原玉女像》,至今仍保存在东京艺术大学的资料馆中。菊婆正式成为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专属模特时,虽年逾四十五岁,但体形仍保持得相当理想。不过,菊婆到底是生意人,当模特也基本属于客串,并无心恋栈,旋即开了一家模特介绍所,重新做起了老板,把美术学校的教授们又变成了她的客户。

与罗丹、毕加索等西方艺术家一样,东洋画家与女模特之间也多有扯不断的瓜葛。黑田清辉早年留法,师从外光派大师R.柯林。但从1890(明治二十三)年起,黑田基本中断了学院生活,迁居至巴黎郊外枫丹白露森林尽头的灰村(画家在日记中称“暮村”)。在那儿,创作了《读书》、《厨房》、《朝妆》等一系列作品,有的还入选了秋季沙龙展。画家这个时期的作品,无论题材如何,都有一位高大丰满、有点俄罗斯范的白人女模特登场,名叫玛莉亚·碧瑶(画家的日记中写作“鞠”、“美阳”或“美夭”)。关于画家与玛莉亚的关系,有几种说法。由于画家本人守口如瓶,真相至今仍蒙在鼓里,但艺术批评家阴里铁郎认为:“黑田的青春无疑在灰村与她(玛莉亚)的交流中燃烧过。”

雕塑家佐野昭的回忆,为黑田清辉与玛莉亚的关系提供了旁证:1900(明治三十三)年,黑田归国七年后再度赴法,并与玛莉亚会面,“那个女人在巴黎黑田的画室里哭了。我想出去回避一下,黑田说你不在的话,更难办,请在这儿呆着吧。然后,黑田给了些钱,打发她走了”。

在黑田归国后创作的传世名作《湖畔》(1897)等系列油画作品中,屡屡登场的一位女性,同样是丰腴高大型的东洋女。女模特是出身于没落士族家庭,后沦入花柳界、与画家两度结缡的金子种子。作为明治末期顶尖的名画家,黑田清辉的不幸在于,未能在盛期时建立家庭。而个中原因,被认为与早年灰村的生活有关。

另一位点缀艺术史的著名模特是叶。叶原名永井兼代(又名佐佐木兼代),生于1904(明治三十七)年,瓜子脸,眸似秋水,常带一种幽怨的神情,是典型的秋田美女。最初发现叶身上的女性美的是藤岛武二。1926(大正十五)年完成的油画《芳蕙》,是藤岛的代表作之一,具有浓厚的装饰风格。画家一直想用常见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侧像形式,来表现一种东方意蕴的女性美,于是找来了很多“支那服”,但苦于没有合适的日本女模特。囿于人种的特征,一般的大和美女即使正面很漂亮,但侧脸轮廓却缺乏生动,导致其美“半减”。而叶的美貌,则弥补了这种缺憾:画面中的女子身着满洲服装,戴着华丽的头饰,右手持花,恬静而不失灵动,成了日本美术史上的不朽之作。藤岛虽然很喜欢叶,“像女儿般疼爱”,但似应无男女间的私情。

叶作为藤岛武二的专属模特时,却被人挖了墙角。竹久梦二在自传体小说《出帆》中写道:

伊东是住在附近的日本画的画工,一位擅长江户末期颓废风格的戏绘的男子。花儿一度受雇于他,被细绳捆绑,摆出被恶人折磨的姿态,不堪其苦。

伊东即虐恋画家伊藤晴雨,花儿指的就是叶。伊藤的《美人乱舞》等系列虐恋作品,确是以叶为模特的创作,他称叶是“最棒的模特”。作为专门以虐恋为创作题材的流行画家,伊藤生性放荡,毫不掩饰自己与这位美少女模特的私通,甚至颇有些津津乐道:

我的第一个模特、与我发生关系的姑娘,就是那个秋田出生的俗称“撒谎精兼代”的人,是故人藤岛武二的专属模特。从大正五年到七年,我整整用了她三年,魅力简直满分。瓜子脸,头发盘成高岛田结,捆绑后写生,绝对是倍儿棒的容貌和体格。

如此可人儿,后来又成了“大正浪漫”的标识性人物、大众传媒的宠儿竹久梦二的模特兼情人。随着《黑船屋》、《宵待草》、《逢状》等作品的问世,叶成了所谓“梦二式”美人如假包换的Logo,难怪连作家川端康成都惊为天人,觉得她“简直像是从梦二的画中跳出来的”。叶与竹久梦二的同居生活断断续续持续了大约六年,充满了颠簸。因梦二的放浪和叶的背叛,叶数度离家出走。终于在1925(大正十四)年,叶彻底离开了梦二,与一位医师结婚,此后生活平稳,七十六岁才去世。

与中国人体绘画兴起之初的情况一样,裸体画被认为是破坏社会公序良俗的“卑猥画”、“丑画”,当初艺术家们也没少吃官司,围绕“艺术,还是猥亵”的问题,艺术家与国家权力机关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论战。1889(明治二十二)年,《国民之友》、《美术园》和《改进新闻》杂志等媒体分别刊载了一些裸女插画。对此,同年11月,内务省发令,刊载二十余种“丑画”插绘的杂志遭禁止发行处分。十一年后的1900(明治三十三)年,“第六回白马会作品展”于上野公园五号馆举行。因黑田清辉的油画《裸体妇人》等作品被认为“有害风俗”,遭警察干预——展出时,相关作品不得不在人物的腰部以黑布覆盖,被当时的媒体戏称为“腰卷事件”,耸动一时。(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延伸阅读

晓雯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00强最年轻总监,哈佛学霸成功秘诀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