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正文

艺术能量爆发:看威尼斯双年展中的中国面孔

2015-05-12 17:42:32 来源: 网易艺术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在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中,艺术家徐冰、邱志杰、季大纯、曹斐将代表中国参加主题展,而艺术家刘家琨(建筑)、陆扬(新媒体艺术家)、谭盾(音乐)、文慧(舞蹈)、吴文光(纪录片)也将携作品亮相中国馆的展览。可以看到,中国艺术的能量正在以不同标准、通过不同渠道释放出来。接下来就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双年展中都有哪些熟悉的中国面孔吧,如果你一个都不认识,那可真就out啦!

中国艺术家徐冰、邱志杰、季大纯、曹斐受邀参加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馆展览:

徐冰

徐冰
徐冰

徐冰自2008年开始创作《凤凰》,缘起于对资本与劳动、生产与耗费的质疑。经过重新组装,这对《凤凰》在原有的底色上变得更美、更凶悍、更有危机感,在概念上像恐龙时代的大鸟又像变形金刚,像是来自于某个拼搏的现场,又面临着一种危机,既记录了中国现场,更和这个时代的世界状况有种对应关系。此次《凤凰》降落在威尼斯水域,将在不同的语境中释放出新的涵义。

徐冰自述:

“为了做这件作品,我到了工地现场。现场的状况给我很强的刺激,特别是这些农民工的工作状况,与我们在中国无处不在的金碧辉煌的大楼之间,形成一种非常强烈的对比和反差。我形容中国现场真的像一个‘大动物’,这个‘动物’带有温度,而且带有一种生命,对人有一种震撼,你走近它就会有一种很紧张的感觉。”

邱志杰

邱志杰
邱志杰

生于1969年的邱志杰是中国重要的当代艺术家和策展人,也是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他的作品曾在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展出。

邱志杰自述:

“全世界的未来”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词汇,但肯定不是一个关于未来学的论述。事实上,从奥奎的选择来看,他选的我的项目是关于历史的。很多艺术家对这个题目的解读,也一定是拿出历史和现实来回答未来问题。今天的世界上可能没有谁会轻率到自以为能设计一种未来,所以这样一个题目引发的一定是关于现实和身份的复杂交错、实力和资源的迁移的调查。

季大纯

季大纯
季大纯

季大纯生于1968年,他的作品融合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形式和当代意象,他的近期实践与生物学和控制论相关。此次威尼斯双年展上,季大纯将展出近期创作的8幅画作。

季大纯自述:

“我的画有正经的一面,也有顽皮的一面。有时想犯个坏,然后自己再把自己原谅。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很苦了,所以想开开玩笑,这样更清楚、简单,且还与人有关。”

曹斐

曹斐
曹斐

曹斐是一位在广州土生土长、成名,进而活跃于当代艺术的国际舞台之上的影像艺术家,她将带去她的最新作品《La Town》,在这个用模型搭建的虚构城镇中,艺术家试图描摹一座城市的过往与命运、记忆与忘却,诗意中又不乏幽暗色彩。曹斐迄今为止参加了多个重要的国际艺术展,其中出征威尼斯双年展,今年已经是第三次。

曹斐自述:

“威尼斯双年展主题通过三个分题‘现场性:史诗般的持续’、‘资本:鲜活的阅读’、‘混乱的花园’串联,作品有不同的指向性,有悲观的、有乌托邦的、有全球化面临的矛盾和冲击的,我想我的作品是最后一种。”

刘家琨、陆扬、谭盾、文慧(生活舞蹈工作室)、吴文光(草场地工作站)将参加中国馆的展览:

刘家琨

刘家琨
刘家琨

建筑师刘家琨将带着装置作品《随风2015 由你选择》再次参加中国馆的展览,展出作品融合了当代艺术、建筑、文学等多个领域的不同元素,体现了他一直所秉承的“此时此地”的理念。

刘家琨自述:

我参加艺术展并不多,一年一两次,以免影响主业。之所以参加艺术展,是为了扩展自已的视野并保持敏感性。做建筑我有长期思考,做装置却都是根据策展主题来构思的。这个装置大概是一月底接到通知,二月底出方案的。展览的总主题是“全世界的未来”,中国馆是“民间未来”。关于未来,我想到了“脆弱平衡”。我是建筑师,我希望我的装置有建筑学原理,有空间,有动态,当然还要有精神状态。事实上策展方最先看上的也是我以前做过的一个装置"随风":利用气球的升力在空中悬起一片黑色农用遮阳网,下面有竹椅可以活动休息。这次这个还叫"随风",因为尽管形态和材料完全不同,要素却是差不多的。材料本也想过用本地特有的,但一是怕观众陷入材料猎奇分散了注意力,同时也因为制作时间,运输等实际困难,因此最后采用了到处都买得到的并且具有人类普识性的材料。

陆扬

陆扬
陆扬

今年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参展艺术家中,5位有4位都是50、60后艺术家,1984年的陆扬在此名单之中显得有点“突兀”。她的作品在视觉呈现上,就很贴合当下年轻人的世界。她的作品信息量庞大,也很难归类。对生物学、神经学、医学、宗教所抱持的极其浓厚的探究心,让她和她的作品都在同龄人中显得特立独行,“冷静、学究、残酷、癫狂”,难以定义。

陆扬自述:

我觉得所谓的“民间”范围特别大,感觉活在这个世界上有社会性的群体就是属于民间的。我这次参展的两件作品都和宗教有关,宗教也是民间的一部分,人类发展到现在心灵的意志会发展出很多宗教。所谓“未来”,只不过是人对美好的一种愿景。从时间上来说这种“未来”一直是在变化的,都是一个刹那、加上一个刹那过去的东西,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点。

谭盾

谭盾
谭盾

在第56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馆“民间未来”中,艺术家谭盾的参展作品为《活在未来》(行为·音影·视觉)。

该作品沿着听觉、视觉和记忆的三维度量,通过历时五年对中国民间正在消亡的女书文化的田野调查和记录,力图探索民间与未来、时空与记忆、艺术与哲学的感悟。

谭盾自述:

我拍完这十三部微电影之后,在我眼中的江、河、湖,都如泪海一般。而这些眼泪又如同每个民族后面那条母亲河一样承载着人们世世代代崇敬和魂牵梦绕的人类文化。“女书”则是这条母亲河中的一滴水、一朵浪花,美丽又梦幻……《活在未来》是为13部微电影、竖琴独奏和交响乐队而作的交响乐。13部微电影承载着过去,交响乐队喻意着未来,竖琴是我心目中最女性的一件乐器,它是桥,把过去和未来连接起来……

文慧

文慧
文慧

与吴文光共同创办“生活舞蹈工作室”的文慧将呈现《和民工跳舞》、《和三奶奶跳舞》两部作品。除了展览外,在5月9日文慧身体舞蹈工作坊还将有一个现场表演“记录的身体与身体的记录”,这些都来自于她经营了二十多年来的独立创作团体“生活舞蹈工作室”。

文慧自述:

《和民工跳舞》的一个具体背景是当时有一间旧纺织厂,业主希望把它改造成一个艺术中心,也就是后来的远洋艺术中心。改造之前,业主请了一些艺术家去看,宋冬、尹秀珍,吴文光等。业主想让艺术家们提一些装修上的建议:地板做成什么样?是不是应该有镜子、把杆什么的?但是当时看了之后,艺术家们就觉得什么都不要就挺好的,所以我们就想在这个里面做点什么。后来我就提出在这个空间演出。业主很高兴,说好啊,你们来演吧!

我们请了30个民工,主办方给了我们三万块钱来做这个作品,我们算一下三万块钱给30个民工可以发几天的工资,当时找的不是大工,是小工,他们每天的工资是30块钱,30个人每天30,算了一下只能拍八天,按照这个我们排练了八天,最后呈现出来《和民工跳舞》这个作品。

我们最初的设想就是在这个作品里,把民工放在聚光灯下,中心位置是民工,演员在旁边,把位置给他们,我们散开。可是这只是一个作品,现实生活中民工还是边缘,最后演出之后,艺术家留下了作品,民工演完就散了。实际上这个经历很重要,让我们自己理解到艺术改变不了现实。

吴文光

吴文光
吴文光

被称为“中国独立纪录片之父”的吴文光在双年展上呈现了两部作品“村民影像计划”、“中国民间记忆影像计划”, 事实上就是一条从宏大叙事、精英艺术走向民间意识之路。

吴文光自述:

“从‘村民影像计划’我重新审视博伊斯,重新审视艺术与公共和现实的关系,艺术在社会被点燃。”

(来源:凤凰艺术)

zoe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