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护肤·美容 > 正文

“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2015-05-22 09:54:49 来源: 网易艺术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从2015年5月16日开始进行的“植物人视听唤醒·谢谢遇见你”义卖活动于5月19日在黄边站圆满结束。“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的发起人艺术家徐坦、樊林、吴超、夏维伦为给项目被观察者美美筹集苏醒后康复医疗费用,将夏维伦的30余件作品以及数十位艺术家捐赠的近百件作品在黄边站现场以及相关微信群里进行义卖。在为期四天的义卖中,艺术家和一些与文化相关的企业在微信群里以积极购画和捐画的形式保持了对此艺术项目的关注与支持。截止19日,义卖活动售出作品征得善款近25万元。

网易艺术对艺术家吴超,同时也是这次“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的发起人之一进行了采访,吴超不仅回顾了“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发起的经过,更讲述了她对艺术介入社会的看法。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的发起人艺术家吴超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发起人之一 吴超

吴超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曾留学法国,2007年获艺术硕士学位。回国后,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艺术学院做了老师,教学之外进行纯艺术创作。近几年的创作中,她不再满足于创造感性的体验,而是集中于个体思想、观念向艺术实践的转化,关注如何形成自己的艺术实践方式并实现自我探索。因此,进行“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的初衷,除了人道主义关怀,吴超也希望通过跨学科合作拓宽对艺术的认知和自我的艺术表达。

【采访实录】

网易艺术:“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发起的契机是什么?

吴超:开始这个项目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医院,因为我家人生病的原因,我接触到比较多的神经外科的医生,后来还邀请陆军总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也是中心的院长来看过我的一个展览。当时我做的是视听现场的动画装置,他也是第一次看这样的展览,看完之后他就非常兴奋也挺好奇就和我讨论:有没有可能建一个类似我作品的视听治疗室?他这个想法也激起了我的一些想象,但是当时这个事情没有成,因为我们的方法并不太适合外科这样都是救命的紧急情况。

另一方面,去年年初我开始想做一些艺术和其他学科结合的探索,那时也考虑过抑郁症或智障儿童等等,最后这也没有顺利地达成合作,因为这个需要双方对对方的学科达到一定认识。后来我跟医生聊到关于植物人的这个方面,据说现在国际上最新的研究证明植物人是可以看到和听到视觉影像和声音的,于是我就产生了这个想法。

那么,根据病人的过往的记忆和心里的一些情感的重点,来制作一个适合他的用做辅助唤醒的视觉听觉作品,对刺激他的苏醒和恢复会不会特别有用呢?这一想法,刚好跟医院的医生不谋而合,他们比较关注国际层面的新的发展,他们也在寻找新的可能性,除了医学的物理治疗外,其它情感性的治疗和艺术性的刺激的可能性,所以大家就达成了这个合作。

“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第一阶段的实验,在广东美术馆的呈现展览: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吴超的视听装置作品:

“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艺术介入社会是一场探险

网易艺术:以当代艺术的形态去介入植物人的治疗,最初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做这件事?有没有担心过会失败?

吴超:对于当代艺术的形态,其实具体点就是说视觉、听觉、触觉,还有包括一些配合心理情感分析,这样的形态介入植物人治疗。我们一开始肯定是抱着尝试的心态的,因为不管我们还是医院,在我们的知识范围内,包括国外,都没有一个既定的成功的参考案例。但是我们双方都认为,正是因为这是一个未知的探索,也许我们可以开启一条新的道路,所以大家就开始打算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当然我们在开始之前是有一些现有的理论依据支持的,包括一些医学的知识,也是因为如此医院才会和我们一起开始这样一个新的实验。

至于失败我倒不是很担心。因为对一个艺术介入社会的实践项目来说,不管它成功或者失败,我们其实都从中获得了对生命的一个观察和体验,并且这个过程可以积累非常多有参考性价值的素材,我们会有新的开拓和发现,所以对于艺术来说无所谓成功和失败。但是对医院来说,所有的一切是否能通过医学的方法来实践,那么成功或失败就会是比较重要的。但是跟我们合作的医生,他们也认为其实科学的事业就是一个探险,其中肯定是包括了很大的失败的可能性,但是我们并不会因此而不去做实验,这才是真正的一个科学探索,所以其实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艺术的精神和科学研究的精神是不谋而合的。

网易艺术:像这种艺术介入社会的实践活动,今后会有其它新的计划吗?

吴超:“植物人视听唤醒”这个艺术项目,目前我们可能都会需要很长的时间继续下去,所以暂时并没有新的计划,但我并不把自己就定义为我一定就是这个类型的艺术家,一定要做这样的项目,我觉得一切都要看时机吧!怎样的时机适合大家一起来做怎样的事,并且我同时也在进行另一个艺术创作,我一开始也并没有把自己的行为定义为艺术介入社会的行为,我们一开始只是想做一个这个类型的研究。

【义卖现场】

右起依次为樊林、徐坦、吴超、美美妈妈、夏维伦
右起依次为樊林、徐坦、吴超、美美妈妈、夏维伦

义卖前参加者已在进行选购
义卖前参加者已在进行选购

义卖现场部分作品
义卖现场部分作品

【义卖感悟】

网易艺术还采访了几位参与了“植物人视听唤醒”义卖活动的艺术家、策划人、诗人,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发现,当艺术介入社会,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视觉的美,还有一种来自心灵的温度。

艺术家、策展人 李耀
艺术家、策展人 李耀

李耀:通过这次活动,算是见证了艺术之“用”和对于现实干预与再造的能量吧。开始没想到会弄得这么大和成功,后来有点连锁反应的感觉,义卖过百张作品,筹款达到近二十五万元。

艺术策划人 杨青
艺术策划人 杨青

杨青:我觉得挺好的,观众既买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艺术家的作品,艺术家也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了艺术介入社会的行动,受助者也得到实质的帮助。起初,我不了解这个事情,也有一点波折,后来朋友樊林拉我进入这个义卖群,看到几个召集人,都是老朋友,也没问更多情况,就参与了。我其实只是知道有一个孩子需要大家竞买作品去帮助她,具体情况并不太了解。首先我是对召集人的信任,对于捐赠的艺术家,我也不是全部了解,活动现场我买到的几件作品,艺术家我都不认识,只是喜欢就买了。

这是艺术介入社会的一种方式,并不是说所有的艺术介入都和公益有关,这是我们能掌控的、成本低廉、风险不大的艺术介入社会的方式,但只是很浅的方式,其实也有大量的幕后义工投入了工作,是普遍意义上大众能理解的一种方式。

诗人 浪子
诗人 浪子

浪子:艺术不仅可以是阳春白雪的,还可以是下里巴人的,甚至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当然,身处在这普遍缺失信任的年代,大家会基于对召集人的信任来参与义卖活动。在一个让人无力感的年代,至少这种方式是温暖可行的。

艺术介入社会,介入日常是个大课题。即使是公益性的、救助式的,或许是相对肤浅的。我知道我的老朋友艺术家徐坦兄一直在做一个与土地有关的艺术项目,以艺术介入社会更深的方式……艺术家甚至动用了人类学、社会学的一些方法来进入,此项目至今仍在继续。

【背景资料】

“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于2014年8月由徐坦、樊林、吴超、夏维伦共同发起,在2015年年初取得阶段性胜利,美美逐步获得了意识的苏醒,从最初简单的眼神示意、视觉接受,到目前能够通过简单的手势,与人沟通她的意愿。

在“植物人视听唤醒”逐渐受到业内和社会关注后,吴超作为艺术项目执行人先后进行了与脑科医生、心理学家、检测专家、媒体、赞助方、艺术家、美术馆人员、影像学者对“植物人视听唤醒”合作细节、项目意义、操作要点等内容的讨论,一方面在美美的视听唤醒过程上给以了积极的意义和回馈,另一方面,也践行着个人创作方向的探索。

吴超回顾从2014年8月进行的“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时说,一个艺术家对创作方向进行研究时,就已经是在走一条自己的路了。

而今年,为了帮助美美筹集后期的医疗费用,项目作者吴超、夏维伦和黄边站达成合作意向后,与徐坦、樊林组织了“植物人视听唤醒·谢谢遇见你”义卖。

(部分文字、照片来自雅昌艺术网)

zoe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