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护肤·美容 > 正文

郭福祥:关于乾隆帝「天恩十全」玺

2015-06-17 17:26:59 来源: 网易艺术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郭福祥:关于乾隆帝「天恩十全」玺

郭福祥:关于乾隆帝「天恩十全」玺

十年前,笔者曾出版过专门研究帝后宝玺的《明清帝后宝玺》一书。书中所总结的乾隆宝玺的特点之一就是「记事纪盛功能明显」。其中写道:「乾隆时期每遇重要的国事家事,都要刻制宝玺以为纪念。……这些宝玺在他去世之前不断地被复制,数量很多。如果把它们按年代先后排列起来,乾隆一朝重大的国事家事便可一目了然。」1 乾隆宝玺的这一特点,使得乾隆一朝的重大历史事件成为构成宝玺背后文化意义的不可或缺的要素,是我们把握和认识乾隆宝玺的一把钥匙。此次匡时15年春拍的乾隆皇帝的「天恩十全」玺就是这样一方纪盛之作。

此玺青玉质,双螭钮,朱文篆书「天恩十全」四字。该玺上半部分为青玉,下半部分为糖玉色,符合乾隆时汉玉的标准。这方宝玺在现藏于北京故宫的《乾隆宝薮》(乾隆御玺印谱)中有明确著录,经与实物比堪,无论是体量大小,还是印文篆法布局都与该书中的记载完全相合,可以确定此玺为乾隆时期的真品。

要想对此方宝玺有比较准确的把握和了解,就必须要明晰印文中的「十全」产生的历史背景及其来历。

乾隆五十七年(1792)八月二十二日,正在热河避暑山庄准备围场秋狝的乾隆皇帝接到征剿廓尔喀的大将军福康安的奏报和廓尔喀国王拉特纳巴都尔的降表,这对乾隆皇帝而言真是一个大好消息,已经八十二岁的乾隆心情变的极为顺畅,立即降谕允许其降顺,令福康安班师回朝。就在同一天,乾隆皇帝即兴写下了《廓尔喀拉特纳巴都尔遣使悔罪乞降,因许其请,命凯旋班师志事》的诗作,诗的最后一句为「竟得十全大武扬」2 ,这似乎是对其一生中发动的对外国和边疆地区诸多战争的总结。第二天,乾隆帝又乘兴写下了《十全记》的文章,记述了他在位期间为维护边疆安全,巩固政权统治而进行的战争,并把其中十次具有深远意义的重大胜利命名为「十全武功」。「十功者,平准噶尔为二,定回部为一,扫金川为二,靖台湾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即今二次受廓尔喀降,合为十。」3 这就是乾隆晚年常常津津乐道,反复宣扬的「十全武功」的来历。在乾隆看来,这些战争并非穷兵黩武,而是有不得已用兵之苦心。十次重大战争的胜利,起到了靖边安民的作用,对乾隆帝而言同样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今大功十成,此皆仰籁昊贶洪庥,十全扬武。自今惟愿内安外靖,与天下臣民共享升平之福。」4

如果说最初的「十全」是乾隆皇帝对自己开疆拓土历史功绩的全面总结的话,那么不久之后他自号「十全老人」时就不仅仅只是宣扬武功这么简单了。在乾隆皇帝命工匠制作「十全老人之宝」时,同样曾为之写下一篇《十全老人之宝说》的文章,文章中赋予了「十全」更多的内容。「十全记即成,因选和田玉镌『十全老人之宝』,并为说曰:十全本以纪武功,而『十全老人之宝』则不啻此也。何言之?武功不过为君之一事,幸赖天佑,劼劬蒇局,未加一赋而赋乃蠲四;弗劳一民而民收无万。祗或免穷黩之讥耳。若夫老人之十全,则尚未全也。盖人君之职,岂止武功一事哉?朱子曰:一日立乎其位,则一日业乎其官,一日不得乎其官,则一日不敢立乎其位。官者何?职之谓也。君子职不能尽言,况敢云尽其职乎?未尽其职,则『十全老人之宝』,不亦涉自欺与夸而增惭愧乎?然老人之十全,实更有奢望,不敢必以敬持天佑者。十全之武功,诚叨天佑矣。则十全之尽君职,或亦可以希天佑乎?夫适百里者半九十里,予今三年归政之全人,不啻半九十,而且如三十年之久矣。是以逮七十而系『犹日孜孜』以为箴,至八十而系『自强不息』以为勉,则此可必可不必。三年中敢不益励宵衣旰食之勤,益切敬天爱民之念,虔俟昊贶,或允臻十全之境,视三年诚如三十年之远。幸何如之,企何如之,惕何如之。」5 可知乾隆皇帝继「十全武功」之后,又把自己定格在「十全老人」之上,这不仅仅是要显扬其以往已经完成的十全武功,更是对自己将来的人生有了更进一步的期待,那就是要时时勉励自己尽君之全职,使自己的人生「臻十全之境」,实现其「千古全人」之夙愿。可以这样说,「十全」既是乾隆自己的纪功之语,也是对自己人生境界的希冀和勉励。因此之故,乾隆帝称自己为「十全老人」,这里的「十全」应该就是乾隆帝对所希望的完美人生境界的基本表述。

那么,乾隆皇帝此时所希冀的完美而臻十全之境的人生境界具体是什么样的呢?通过他自己的话语,不难得知到了这个时候,乾隆皇帝理想中的人生诸端都已经基本实现,唯有一事常萦绕于怀,即在位满六十年之时禅位于嗣皇帝,自己成为太上皇帝。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所有的夙愿得以实现,才可以说自己的人生是完美的。因此,乾隆皇帝对于归政禅位一事充满期待,时有流露。如:「计隔明岁乙卯一年,至丙辰即当归政禅位,自揣精神尚健,冀可符予夙望。若果能此,洵为十全之人,仰荷天恩,实自古帝王所未有耳。」6 正因为如此,乾隆六十年九月二十八日,乾隆帝在准备禅位大典过程中传谕内阁大学士等:「朕归政后,应用喜字第一号玉宝镌刻太上皇帝之宝。册,即将御制十全老人之宝说镌刻,作为太上皇帝宝册,用彰熙朝盛瑞。」7 将十全老人之宝说作为太上皇帝的象征性封册,表明乾隆心目中的「十全」与太上皇帝之间的关系。也正因为如此,当嘉庆元年禅位大典后,乾隆皇帝终于可以宣示:「今岁元日授玺归政,为千古第一全人」8,「今岁元正大廷授玺,称太上皇帝,幸为千古全人。」9 在乾隆帝看来,达到这样的十全之境,是各种条件齐备的结果。乾隆尤其强调自己之所以逐步达到这样的人生境界,是上天眷佑,昊苍垂顾的结果,是天恩。此玺「天恩十全」表达的就是这样的思想。

综合以上史实,可知乾隆帝所说的「十全」包括下面的两层含义:一是对其开疆拓土历史功绩的总结;二是对其帝王生涯个人人生境界的评述。此方玺肯定刻制于乾隆皇帝禅位嘉庆帝以后,因为与之组合的另外两玺分别为「太上皇帝」和「箕畴五福」,正是乾隆成为太上皇帝以后刻制的重要宝玺。此方玺的刻制用意是极为显明的,就是要用以宣扬自己的功德,对自己辉煌的一生进行回顾和总结,反映出乾隆皇帝晚年真实的心理状态。此时的乾隆皇帝用「天恩十全」为玺文,应该是自有一种志满意得的成就感和对上天眷佑的感恩蕴含于其中。

需要说明的是,此玺是三方组玺中的一方,作为引首章使用,与其相配的另外两方玺分别为「太上皇帝」和「箕畴五福」,是太上皇帝组玺中较大的一组,「天恩十全」四字玺文自上而下排列,为填充印中空隙,玺文左右各配一龙纹,这也是比较特别的一点。另外二玺曾于2002年由北京的一家拍卖公司拍卖。此方「天恩十全」玺与另外两方在质地上虽然都属于汉玉质地,但存在明显差异。合理的解释是,很可能另外两方是利用旧有的对印该刻,为了形成三方一组的格局,又挑选质地相近的玉料加刻后配在一起的。

1 郭福祥,《明清帝后玺印》,北京,2003年,页153-154。

2 《清高宗御制诗五集》,卷76。

3 〈十全记〉,《清高宗御制文三集》,卷8。

4 《清高宗御制诗五集》,卷76。

5 〈十全老人之宝说〉,《清高宗御制文三集》,卷4。

6 《清高宗御制诗五集》,卷87。

7 清‧庆桂等编,《国朝宫史续编》,卷7,北京,1994年。

8 《清高宗御制文余集》,卷2。

9 《清高宗御制诗余集》,卷7。

晓雯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