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护肤·美容 > 正文

[独家]谭平:画画儿就是一种表达的欲望

2015-09-02 14:27:56 来源: 网易艺术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艺术:各位网友大家好,我们今天邀请到了著名的艺术家,也是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谭平先生作客网易艺术会客厅,我们马上有谭平老师的个展也要开幕了,但是我们是想着给大众的网友去从谭平老师从学画,他的一个艺术经历介绍起。现在我们由谭老师跟我们聊一聊,

儿童时期喜欢画画儿

谭平:很多小孩,从儿童的时候都喜欢画画儿,从他能够抓东西开始,可能就开始乱涂,上了幼儿园也有这样一些画画儿的游戏。等到了小学就有这样的课程,就开始有美术课。在这之前可以说都没有经过什么正规的训练,完全是一种自发的一种爱好。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那时候开始正式学习画素描。

初学绘画将客观事物转换到画布上 过程中会不断有惊喜出现

网易艺术:从小学习绘画谁对你影响最大?

谭平:第一个教我素描的老师,他原来在文化馆工作。他画的素描、色彩都非常好,所以说他在教我素描的时候,我就觉得老师是特别神圣的。我们以往画一些东西基本是通过想象,还不太会观察,你看到的东西和把你看到的东西转换成画面的时候,更多的还是你的一种想象,等到你经过这种写生的方式来看这样的一个客观的事物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东西需要一定的方法转化的,需要一个非常专业性的方法,给它转换到这样一个画面上,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不断地惊喜。

第一次做套色木刻版画 记忆犹新

网易艺术:您第一次接触版画是在什么时间?

谭平:接触版画应该是在十六岁左右,当时是在文化馆里面,我们都属于年轻的创作骨干,在那个地方开始搞创作,当时有一个老师,是一个很有影响的一个水彩画老师,叫王信(音),他就教我们做版画,做木刻,我觉得很有意思。以往我们都画色彩、素描,比较有直接性,你想画什么直接就能够表达出来,但是版画不是,版画你必须通过印刷的方式来完成,所以在这之前你要做非常多的准备工作,包括对技法的了解,而且做的第一张就是套色木刻。套色木刻其实它的程序相当复杂,对于我们当时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讲,就觉得这是属于高科技了。但是把这个过程学会以后,当你作品通过一版一版的最终印完之后,那个版画接起来出现的最后的效果,直到今天还让我记忆非常深刻,这也和我后来喜欢版画特别有关系。

谭平作品
谭平作品

做版画锻炼人的理性思维 很有意思

网易艺术:当时最初在学习版画的时候,您觉得最难克服的时候是什么,最困难的是什么?

谭平:就是分版的问题。因为做一张版画,如果你是套色木刻的话,你就得分几块版,有分成黄色版、蓝色版、红色版,就是把这些版要给分出来,等于我们看到一个自然的景色,你要通过你的主观分出几种颜色来,要给予加以概括,这个我觉得是难度非常大。另外一个,对一个人的理性思维的锻炼是非常非常必要的,做版画还是很有意思。

谭平作品
谭平作品

小孩要多接触不同的事物 对成长中的选择帮助很大

网易艺术:是不是有了这段经历之后,更加坚定自己到美术学院学习版画专业了?

谭平:有关系,现在我想起来,小孩在学习的过程当中,要让他接触很多不同的一些事物,我觉得可能在他的这个过程当中,很多事物只接触一次,但是对他后来的选择都会有很大帮助。就像版画一样,我只做了一张,但是呢,当它从印刷机上拿下来,然后揭开的那一瞬间,那种快感,所以使我后来学习版画,以至于我后来的创作方法,都和那一刻有关系。所以我觉得这和我后来选版画也有一定的联系。

做版画如果技术达不到 很难做出你想要的效果

网易艺术:后来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了版画专业?

谭平:考入美院以后,接触的版画就是什么木刻、丝网版画,还有铜版、石版像这样的一些版画。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这种学习还是挺枯燥的,一个是过去并不了解这个过程,另外一个,可能这些版画和绘画相比,绘画还是比较直接,就是你想表达什么,你就可以直接的就能体现出来,但是版画,总之你前期要做一个非常长的准备,最终你把你的这种想法才能通过版画做出来。当你对技术的掌握,如果是不熟练,不游刃的话,往往你的最终效果都达不到你当时的想象。所以有一阶段很痛苦。

谭平作品
谭平作品

网易艺术:有的时候可能你的意识想法到了,但技术跟不上。

谭平:是的,就是总感觉那个画印出来之后就不行,印出来之后不是腐蚀的不到位,或者是错版什么等等的技术问题,都不能把你的那种想法表达出来。这个要经过一个比较长的阶段,我记得应该是到了三年级以后,这个时候慢慢的已经开始比较好的掌握这种技术了。

网易艺术:大学三年级以后,这种技术可以完全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去呈现出来?

谭平:对,应该算是认识的比较好了吧。但是这个东西也是没有尽头的,因为技术这个东西也是特别丰富,也不是说你学两种就可以,包括版画有很多种类,每个种类当中又有非常多的一些技术,其实需要了解的非常多。

谭平作品
谭平作品

反向思维 下矿井将矿工形象做成毕业创作

网易艺术:您的大学毕业创作是铜版画,您是深入到了煤矿里面搜集素材,能不能跟我们讲一讲这段经历?

谭平:其实去煤矿的选择,完全是基于我对铜版画的了解,铜版画基本上都属于这种黑白颜色的,它和木版和石版都有些相似,但是最主要的语言还是黑白,但是它相比木刻更丰富一些,相比石版又更强烈。所以它应该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在这种情况下,到底选择什么样的题材,更能够表达铜版画的语言,我这个时候的思考是反着的,别人可能是说,想去做矿工,然后,看到了矿工之后,可能再选择某一种语言去表达,我是先有了对这种铜版语言的理解之后,然后我再想,我是到农村去还是到新疆去,还是到城市去找素材?最后觉得,选择矿工比较合适。

我们知道矿工的那个形象,特别是下了煤井之后上来的时候那种满脸都是黑色,只有眼睛和牙是白的,这种感觉特别适合于铜版这种方式表达。

[独家]谭平:画画儿就是一种表达的欲望

网易艺术:视觉冲击力会很强。

谭平:对,所以也就带着这样一个概念就去了,一开始的时候都在井上画速写,等着这些矿工上来之后马上拍照片、画速写。等到有一天他们那个算是管美术组的吧,他们也有宣传,美术宣传科有一个负责人跟我说,怎么样,咱们下下井吧,我就跟着他一块就下井了。开始的时候好像还没有那么紧张,感觉下井嘛,坐着矿车,直接就下去了。其实以前对煤矿的认识都是通过摄影和一些绘画看到的,看到的这些东西都是一些比较现代化的一些景象。

下矿井时看着头顶的光一点点消失 恐惧感油然而生

但是我去那个煤矿恰恰是一个特别小型的煤矿,各种条件还是比较艰苦的,那是八十年代嘛,所以说从上面矿井下到几百米的时候,越往下走心里越恐惧,那种恐惧感真是太深刻了,你就感觉从上往下走的时候,你头顶的那点光一点点就没了,就消失了。走到一定深度之后,那我们只能是步行了,就没有矿车了。往里走两边一开始还有那种枕木搭的巷道,等到再走一段的时候,枕木也没有了,越来越矮,越来越窄,里面只有一根线的那个灯,但是每一个灯与灯之间的距离特别远,就有一点点光在远处晃。

在矿井下 突然发现什么叫“一瞬间了”

网易艺术:矿井下的那种恐惧感和视觉冲击力应该很大,对你来说感触应该会很深?

谭平:感触特别深,突然发现什么叫一瞬间了。因为我们在下去之前就听说煤矿经常发生事故,当时我们都无法想象,一个人在地面有一千米以下,如果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儿,作为一个人来讲,我就觉得像蚂蚁一样,一瞬间就没了。你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和能力逃脱。

下面还有一些路需要你爬过去,当时我们在爬的时候,心里想法特别多,什么是化石,当时突然明白了。如果出事,啪一下拍在那了,然后两亿年之后人们翻开的时候发现,哦,还有这样的一些人。本来下去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吧,但是你感觉特别长,极长,这时候相对论是有道理的。

从矿井出来 感觉生命特别重要

等我们往回走,上井的时候也一样,慢慢走,就是有那种渴望,而且越走越快,等到坐那种矿车,突然看到外面的亮光的时候,哎哟我也不知道什么感觉,眼泪就要下来了,就是有这种感受,这个时候我觉得生命特别重要。

删除想象的部分 留下生命本质的东西

后来我做的这个创作就和原来想象的不一样,我原来想象的做的煤矿都是人的形象、人的动作,他们的日常生活等等,都是这样的。后来我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去掉了,就做了几张叫《行走的矿工》,然后就是正面的、侧面的、背面的,都是在行走,我画的都是三个矿工在行走,我觉得把所有的情节都给去掉,其实可能这个时候人们会更加的关注生命本身,最本质的东西。

网易艺术:后来你出国留下了?

谭平:对,那个时候出国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候非常难。

网易艺术:第一次从中国去德国,第一印象是什么样的?

谭平:我当时是在德国的波恩,刚到法兰克福机场,还是非常现代的,一看和我们想象的西方有些像,后来到了波恩,应该算是一个首都,但是又是一个非常小的城市,环境各个方面非常美,给我的感觉,还是很新鲜的。但是并没有想象那么的资本主义。

网易艺术:在德国学习的内容和国内区别很大吧?

谭平:对,很大的不同,作为学生来讲一定要非常主动的学习,这和国内不太一样。国内更多的是课程制,老师给学生会安排很多课程,比如一个学期恨不得给你安排五个月的课,放假一个月,这时候还不够。但是去了德国以后就会发现,没课,说是没课,就是老师也不太给你讲课,我一开始不太适应,后来过了一段,别人就说你可以去看看什么学生手册,课程手册什么的。等你把这个东西一看的时候,其实每天开设的课程很多,都由你自己去选。你愿意多学就多学,你愿意少学就少学。所有的事儿应该是你自己对自己负责,所以说你会选很多你需要的课程,有很多的工作室是条件非常好,纸也不要钱、油墨也不要钱,板子也可以不要钱,你就可以做,全部都提供。但是你要是不知道的话那就没这个机会了。但是我都提供,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对我的影响其实挺大的。

重要的转折:德国留学开始研究抽象艺术

网易艺术:德国的这段经历对您的艺术创作是不是也有很大的影响?

谭平:对,非常有影响,在德国,我不仅仅说任何事情都要根据自己的需要去做,你的艺术创作也是一样。过去我,怎么说呢,更多的是通过写生,表现你看到的一些东西,反应现实,一旦你眼前没有东西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干什么了。但是从那开始,在德国就开始研究抽象,开始做这方面的尝试,我就发现这个变得非常重要,就是你要表达自己的时候,其实不需要借助其他的物象,你完全可以通过色彩、线条表达就可以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只面对画面,只面对一个画布,有颜色就可以了,我就可以画出非常多的,不同的绘画。所以这个应该算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转折。

德国艺术家对我影响很大

网易艺术:不光是从技术上,更多的是从思想上的一个转变。

谭平:对,我前一段写过一个东西,可能在德国之前我用画它这样两个字,那个它,事物的它,从那之后我就开始画我。

网易艺术:更多的是表现自我的东西?

谭平:对,就这两个字的区别,我觉得应该能概括。

其实德国的艺术家对我还是有很大影响的,原来呢,我还是对法国的艺术家比较感兴趣,印象派的,包括梵高、塞尚,应该是影响还很大的。到了德国之后我就会发现,德国的表现主义和新表现主义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很大的原因就是说,这些德国的艺术家,他在表达他自己的时候,一方面非常的直接,往往这种直接会是通过减弱这种绘画性,绘画本体这种技术性来完成的。

网易艺术:把更多的那种形式的东西给简化。

谭平:对,简化,好比说他不太关注把一个东西画得像不像,这个东西就挺重要的,因为一旦想把它画像的时候,就会用很多技术性的这种东西来完成。但是如果说他想表达他自己此时此刻的情绪,或者说表达他的观念的时候,他会不择手段,我觉得这个就对我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九十年代初 抽象艺术在中国很边缘

网易艺术:九十年代初,您开始研究抽象艺术,当时在我国抽象艺术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谭平:抽象艺术应该是很边缘的,非常少的人在做。我回来一看也是,没有什么人搞抽象,一两个人,我做的抽象作品欣赏的人也不多,就是一些驻华使馆的人,因为很多老外可能对抽象,会很自然的理解。当你的这个作品在很多的场合参加展览的时候,包括国内的很多场合参加展览的时候,第一从来没获过奖,第二基本上别人就看一下。

网易艺术:可能当时也不太懂,不太理解。

谭平:对,我觉得这和大环境、习惯有关系,基本上是处于这样一个状况,很长时间,不像现在,这几年大家都应该对抽象非常感兴趣,展览也多,大家也越来越熟悉这种语言。但是在这之前其实很少。

我在艺术创作方面非常自我 不太关注别人的看法

网易艺术:这个阶段大概持续了多长时间,您是一直在做这个抽象这块,有没有想过,哎呀,不做了,我还是做我的版画吧,有没有这种想法?

谭平:这倒没有,我的绘画、版画其实全是抽象的,都是做抽象的。我这人好像在艺术这个艺术创作方面,应该说非常自我,我不太关注别人的这种看法,因为这个东西,我觉得艺术这个东西对一个艺术家来讲,他只属于他自己。如果要说你画这个东西是为了让别人去理解,就特别像你画这张画是为了卖的时候,那我想这个艺术家不一定愉快。

网易艺术:可能不一定是他真情实感的流露。

谭平:对,不一定是真的,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讲,我并没有觉得很痛苦,尽管很孤独,但是还是很享受的。

欣赏抽象艺术需要打开心扉

网易艺术:您的抽象作品中,有很多圈,点,线的元素,能和我们聊聊创作初衷吗?

谭平:应该说都非常的个人化,要讲就有点像讲故事一样,讲一个故事,现在也有很多,好比说卖古董,这个古董不是说这个古董的好坏,主要是说这个古董的故事好坏,讲完了之后一听哇,这个贵了去了,大家都在买这个故事。抽象绘画也容易是这样。你好比说看到一片颜色,那我到底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你才能够接受呢?有的时候真的,有的时候是假的。你看这个红,我当时心情比较热烈,我就画了这个红,你看了以后说,哦,差不多。但是另外一个故事就说,哎哟,我那天突然做了一个梦,这个梦里如何如何恐怖,讲完了之后我就画了两块红,一块红,一块红,那儿流了什么,可能讲完了之后你就感觉特别懂,因为你已经进入了他那个故事的…

网易艺术:故事的情节。

谭平:情景,对,然后你似乎是懂了,但我觉得其实你根本没懂,真正的抽象、欣赏抽象艺术,最重要的是打开你自己的感受和心扉,最重要,你不能拒绝任何东西,你也不要尝试着去问这是什么意思。

网易艺术:对,可以是我们观众,我看到它的时候,可能是通过我个人的经历,或者一些想象,我理解到的。

谭平:对,你怎么想其实都可以,这个就如同说,一个女孩她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裙子,颜色很漂亮,你看了之后你不能说,哎,你这个裙子什么意思呀,是吧?那个时候你也没问什么意思,非要有什么意思你才懂,你就感觉漂亮,还有的人穿的是黑的,或者穿的是蓝的,其实各种情绪都有,你都会为此感到愉快,或者说是喜欢,或者不喜欢,都会有非常明确的选择,那个时候你的心是开放的,就是你没有封起来,先问别人说,有没有钥匙,我要打开这扇门,其实不需要的,抽象艺术其实是这样的。

好比我们这次展览,我就会涂一面粉墙,粉墙上面我又挂了一张粉画,你不用问什么意思,我想很多人看了之后,每个人的理解都会不一样,这种灰色的墙面,又挂了一张黑色的画,很多人其实进来之后,也有一些人非常喜欢,我说你为什么喜欢这个?他就感觉被吸进去了,深灰色的墙,又一个黑色,上面只有几根线条,我就觉得他没有关闭自己的心,他就能直接受这个作品。

画画儿就是一种表达的欲望

我觉得还是一个表达的需要。所以我这次题目呢也起个叫画画,就这两个字。我想人一开始的时候就画画儿,然后后来呢,学了素描,就变成了写生,这个词儿就变了,然后接着又搞创作,总之,这些词都在不断地变化。当我再回归到画画儿的时候,我觉得好像又回到我的初心一样。人其实画画儿就是一种表达的欲望,也没有那么复杂,其实很简单的。

网易艺术:谢谢谭老师。

谭平:谢谢。

乌蓝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作者:罗丽娟 责任编辑:贾志欣_BJS308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