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护肤·美容 > 正文

[独家]顾长卫:百元钞票装兜里最踏实

2015-11-30 14:56:09 来源: 网易艺术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顾长卫当代艺术展 全部取材于人民币百元大钞

网易艺术:继去年你带着自己得艺术创作进入当代艺术领域,今年11月22日又会在中美术馆举办“视介——顾长卫当代艺术展”,能聊聊本次展览得作品吗?都有那些艺术形式的作品?

顾长卫:展览的名字就叫顾长卫当代艺术展,还有一个更具体的名字叫“视介”。这个展览的内容大概有60件左右的作品,有影像的,有图片一类的、设计稿一类的,还有雕塑,还有一部分是视频的,就是像通常说的radio这种类型的。所有的这些作品基本上就是取材于人民币的百元大钞,都是有感于这一张纸,也是因为仔细的花了点时间打量它、观察它和欣赏它。

百元钞票装兜里最踏实

一方面有着自己的兴趣,另外也有一方面就是,越是花一点时间欣赏和观察它,越发现它其实还是挺接地气的,其实我发现大部分人的兜里面,都能摸出或多或少的钞票,我觉得百元的是装在兜里是最踏实的,所以都会跟充实或者空虚,美满或不足,喜怒哀乐,其实都跟它有着很奇妙的关系。所以还是觉得一方面在拍电影,一方面又做了这一部分当代艺术的活动。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说这个活动就离开了电影,我觉得就跟电影的核心部分、内心部分的诉求还是非常像的,就觉得是电影的另外一部分吧。

经历了环境的过度 难免有很多感慨

网易艺术:用“钱”来作一种介入当代艺术的主要载体,微距镜头下放大的人民币画面很美,但美的后面又是赤裸裸的现实。您能聊聊这次展览的创作初衷吗?

顾长卫:两方面,一方面确实有感怀,就是我自己还是经历了计划经济时代,经历了一个类似配给制的时代,就是你的住房、你的穿衣,你吃多少糖,能有多少油在每个月炒菜、蒸花卷的时候能用。以及到你的住房、你的工资,基本上都是不停地根据你的年龄,根据你的工龄,根据当时的政策,你大概是多少钱工资,或者你是吃多少定量的粮食,从那个环境过渡到了计划经济不再有工业券,不再有什么一切就可能更遵循了一些市场规律或者是商品经济,更近似于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的那种环境,所以总是难免有很多感慨。

再加上这些年,因为市场经济了,所以兜里到底有是零散的几张,还是说确实有那么几十张,这个心里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它确实有可能把你引向甜蜜的、幸福的,让你的梦想更容易实现,同时它也有可能把你带到一个徘徊,让你在纠结当中度日如年。也许有的时候它甚至能把人领到沟里。它虽然可以用数量来衡量你有多牛,但是你往哪边牛,这个其实也是一个不定的数。

调整好心态 从容的面对“人民币”

总之好像无论你是多高、低的位置,或者你是什么行业,都会躲避不了。所以,渐渐的我觉得对我来说,其实是需要有一个机会去调整心态,怎么能让自己从容的面对它,不卑不亢,然后有更多的积极的态度,又有更多冷静和科学,有点复杂。我觉得就是希望,比如说有那种感受,就是现在人们常常在家里面都会挂一些画,比如说是孩子们的画,或多或少是朋友们的画,开始有一些也许不是名家。有时候无聊的时候我会想,这个人民币能不能给挂在家里的墙上,或者是把它装在镜框里,或者这张纸虽然小,但是镜框你可以做大一点,可以做一层套一层,就像那个蒙娜丽莎,那一个房子都是它的,那一面墙都是它的,但是它其实在当中只是很小的一片,但这个一点儿都不妨碍它的价值,它的艺术的价值、它的文化的价值、它的商业的价值,我确实是有这样一个感受和经历的过程。

用艺术的方式 把人民币请到堂屋墙上

如果说我要把这些信息,人民币的这个图形、这个符号挂在家里面,会不会被我的朋友们,被亲友们耻笑,会觉得,哟,你没病吧?

可是呢,好像确实需要寻找一个方法,寻找一个角度,寻找一个光,或者寻找一个你可以面对它,你心里会很从容的,甚至你面对它的时候,你是很愉悦的、开心的,是你觉得跟你站在一个环境里面,能够一起观看这个图形的时候,是能跟你分享,那么这个也是一种最初创作的动机。用一个艺术的方式,可以让我们能够从容的把它请到堂屋的墙上,还有甚至有时候无聊的时候还想,你说这做完了,要是央视、央行的大堂里面,体体面面挂上这个,同时它又不是那种充满了物质或者是财富自身的那种标准价值,能够让它带有文化的,带有人文的,带有艺术的那种美的。而且我也相信,价值连城的常常是艺术品,它超越了物质,超越了数字本身的价值。

中学时代喜欢画画 洗照片

网易艺术:您其实最早接触的艺术形式是摄影和绘画,而不是电影?

顾长卫:是上中学的时候,就是喜欢画画儿,后来也喜欢拍照片,但是那个时候也没有照相机,但是喜欢洗照片。后来有时候会拜托父亲跟他的同事借那个华山牌135相机,就是特别朴素、质朴的、简单的拍胶卷的相机。还有后来被学校的美术小组给招过去,就跟着学画画儿。

文化宫放电影做义工打扫卫生、站门口收票

可是当时那个年代还是文革期间(文革后期),所以特别多的事情就是让你每天都在有机会,去画那些各种各样的宣传画、刷标语、办板报等,还有像老电影能看到的那些油印,印刷的那些那种宣传期刊等等,就这些经历,使我很偶然的混到一家工人文化宫那样的地方,他们逢年过节有活动、演出、展览,同时他们还放电影,每周有三场电影,二四六晚上都有电影,等等这些活动。因为他们需要很多学生来帮忙,等于是义工那样的,等于一方面在帮他们做这些常规的宣传活动,游园、游艺等等,同时就在那跟着,比如每天放电影的时候就跟着打扫卫生、站门口收票,于是自己在里面跟着可以看电影等等。

就这些经历也使得后来有机会混到电影学院吧。但是最原始的还是因为早期的这些画画儿的经验,早期对于摄影的那些喜爱和学习那些经历吧。

艺术本质来源于内心感知的现实生活

网易艺术:如果假设你没有考到电影学院做导演,会不会做一名画家?

顾长卫:是有可能的。但是我也觉得,现在其实这些之间都相继越来越近,其实艺术本质上是源自于一个地方的,就是源自于你的内心跟你能够感知的周边的现实的生活。所以你看从前,比如说你做电影,或者你做演员,后来做导演了,大家会觉得你这个跨界了吧,或者你做摄影师,做美术指导,后来又做导演又做什么等等,其实还是在做一件事情。觉得现在做的这些艺术品,我其实觉得还是在做电影,就是对我来说本心上和行为上,我觉得都是特别相象的。

而且特别是当代艺术大门类里面,其实有很重要的一部分,现在是越来越流行,或者越来越热的这部分,就是跟影像有关的,比如说一类就是通过摄影、通过拍摄实现的这些静止的图片,或者是视频,混合了很多别的方式做到一起的多媒体,也是越来越有更丰富的空间和感染力。这其实跟电影很像很像,所以我觉得好像还是在做电影一样。

电影更易于和大众对话

网易艺术:拍电影与当代艺术创作,你觉得那一个更加能表达或者释放你得情感?

顾长卫:都挺开心的,就是你有一个渠道,或者说这个渠道还是有不同的层面,或者是更细微的风格的区别。艺术这一类的可能更偏向于阳春白雪一点,电影可能面对的大部分来说是更普通大众的,就是说它有更强的故事性、情节性,更易于它的语言,你表述故事的分寸,人物的分寸可能更易于大众的对话。

美术馆收藏我的作品 很开心

网易艺术:本次展览会给国家捐赠一部分作品?

顾长卫:是这样的,一个是中国美术馆好像据说这次还是正经的第一次做当代艺术展,是不是头一次?也是尝试性的一次,但他们觉得非常值得。同时大家在谈这次活动的时候,也就具体的涉及到了比如说这些展览的作品当中他们特别喜欢的一部分,一边就是中国美术馆会收藏一部分,一头就是你知道中国美术馆它毕竟还是一个非盈利性的那种商业机构,他们收藏的东西基本上都是要有捐赠性质的收藏,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我也挺高兴。

收藏我的作品,我很开心,但是同时我也觉得,我有能力做一个美术馆喜欢的作品,差不多五十多件吧,作品他们都会有一个版号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收藏,我觉得对我来说反正也挺好的,挺值的的一件事。因为你放在那里,第一它会很好的保存,第二还能有更多的机会,在美术馆的那些活动当中跟观众分享。

跨界有更多的可能性

跨界与环境和信息交互有很大关系

网易艺术:现在很多导演、艺人在业余也会画画,比如像冯小刚导演,华谊兄弟的王中军都在画画,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顾长卫:我想我们也是赶上了这样一个好的时代,它确实有很多机会,让我们或者让大众来关注和欣赏文化艺术。还有就是,它确实同时也能够让我们有机会,通过各种过去来说都是很象牙塔式的,很高端的,门槛很高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审美观点,去讲述自己对于一个题材,一个故事,一种情景的感受。所以才会像今天突然你觉得好像有这么多可能性,有这么多新鲜事儿,或者有这么多的人都在穿越,都在跨界,我觉得确实跟现在的环境和信息交互还是有很大的关系。

会将自己捕捉到一些感受做成作品 与大家分享和交流

网易艺术:目前人民币的这个题材,我们用这种微距的形式呈现出来,以后还会不会想用其他的一些创作手法,或者其他的一些媒介继续延伸人民币的主题?

顾长卫:会,真的是会。当你花点时间走近它,你会发现还是挺深的,还是有挺多内容的。我也期望透过这个展览,能够把自己能够捕捉和感受到的一些作品,跟大家,跟朋友们对话、交流。但是确实还是有很多,我觉得虽然做这些作品是2014年初的事情,就是陆陆续续从去年到今年这个过程,其实我也仔细的想过,能够比较快的在这些比较短的时间里做这些内容,也确实是跟我很多年的感受和经验有关系。

网易艺术:在这两年很短暂的时间里,您已经办了好几个个展了,在接下来还会继续的去做当代艺术的展览吗?

顾长卫:我觉得会,其实像这次展览也是因为场地和准备时间,所以还是有少数的作品暂时不能放进来。我觉得空间还是挺大的,这个事情也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对于一方面比如说电影院的电影,一方面我觉得这个部分也是电影的另外一个部分,就是它能够从内心,从自我的逻辑,或者是能够让电影存在的更有声色,更互补,其实是一个更立体的存在。

网易艺术:最近在朋友圈有一句话特别火,新版的人民币已经发行了,很多人都会发一句话:“不管你怎么变,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依然爱你……”,人民币在我们大家心目中的有着不同的感受和地位。在你心目当中,你怎么去定义人民币和你之间的关系?

顾长卫:新版的人民币已经发行了,已经面世了,好像是11月12号,但是我还是听说过,还没见到“真人”,从那些看到的图像上来看,其实我觉得没有本质的变化。就从1999年版的百元钞更早一版是灰蓝色的,之后1999年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这个版本,2005年的时候又更新了一次版本,到2015年,就是今年的11月12号发行的最新版的这个,跟之前1999年、2005年,基本的状况没有区别。

只是个别的,比如说有一个100的字,从原来的粉红和蓝色一个混合的,变成了一个更土豪金的,然后在一定的角度看着有点绿的一个材料,还有个别的细节的变化,就是防伪细节的不同,整体的尺寸、图案、色调全部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也觉得,并且它的使用的价值还是一样的,因为我们现在在生活中还是常常能遇到1999版的人民币,就是百元钞,它还依然可以流通。

所以我觉得本质上应该没有区别。还是我们熟悉的好多好多的内容,这个也会让我们比较踏实,也许在一方面缺少一点更新换代的感觉,但是它又有另外一种持续的那种节奏,让我们感到它没有,比如说从1后面两个0,或者1后面变成三个0,或者把这个变成一个完全面目全非的另外一种。其实能够被精选出,能够放在这张纸币上面的所有的形象、符号、颜色那些信息,它比如说这次没有什么大的变,都是有原因的,有道理,有意义的。

网易艺术:谢谢顾老师。


顾长卫:谢谢。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

乌蓝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作者:罗丽娟(乌蓝) 责任编辑:贾志欣_BJS308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