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护肤·美容 > 正文

[独家]高瑀:不到一无所有,不会有所得

2016-01-28 14:19:39 来源: 网易艺术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艺术家高瑀
艺术家高瑀

人物介绍:高瑀,1981年出生于贵州。200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之一。作为经典中国式主题的熊猫经常出现在服装、文学或是漫画中,且都是憨厚温顺的形象。然而,在高瑀的作品中,他打破常规塑造了一个暴躁易怒的熊猫GG。高瑀不仅不喜欢熊猫,甚至很讨厌它,在他看来,这个懒惰的动物根本不配作国家的“国宝”,以熊猫代表中国简直荒谬至极,所以他创造的熊猫形象是那么的暴力、血腥。反映了敢于冒险、追求自由的中国年轻一代,面对当代社会善伪、美丑混淆,欲望、暴力、情色交织,商业消费文化盛行等问题时承受的压力和产生的反思。在2002年,他画了第一张贪婪地吃竹子的熊猫,这个有点自传式的角色从此一直出现在高瑀的画布上。

以下是访谈实录:

网易艺术:想请您谈谈您对于时尚的想法,时尚的秘诀。

高瑀:我觉得所谓的时尚,都是跟审美有关系的,其实就是把艺术学好就好。

网易艺术:您对跨界这个主题是怎么理解的?

高瑀:跨界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今天我们提跨界是因为这个社会不断地细分,分工在不断地细分,实际上我们想一想,几百年前文艺复兴时代,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这些人,人家也是画家,也是雕塑家,还设计机器,还设计工程,那你说这是什么?所以我觉得这不是太新鲜的一个概念,只是因为今天被我们分得太细。

网易艺术:您自己的工作当中会经常涉及到横跨很多领域吗?

高瑀:就像我今天要去设计武器也是不可能的,或者设计工程机械也不可能,基本上我觉得还是在跟艺术有关系的这个行当里来做事吧。

网易艺术:您自己有做一些什么艺术上不同门类的事儿吗?

高瑀:除了常规的,绘画、雕塑等等,实际上生活中海油很多我们可以使用到的一些东西,也可以算是,我们一般叫“实用美术”,设计这科的,其实里面也是艺术的一部分,这些都是我很感兴趣的方面。

艺术家高瑀
艺术家高瑀

网易艺术:您觉得跨界对您自己比较大的乐趣在哪儿?

高瑀:你面对的是不同的社会面向,做当代艺术的时候,相对面向的是当代艺术的爱好者,业内的,做别的,可能你就会面对更大的社会面向,和不一样的群体,有可能大家不了解,但可以通过这个事情把一些东西跟大家分享到,这是一个最有意思的乐趣。

网易艺术:你毕业于四川美院,你觉得四川美院与其他美院有什么不同?

高瑀:我很庆幸,当时在四川美院的时候,整个学院的氛围比较轻松,这是以前四川美院的一种传统。实际上我们的教学在当时可能跟中国大多数美术学院教学是完全不同的,第一,我们没有一种所谓的特别学院化的、特别规范的、特别古板、老套的教学,我们没有。整个从我们大学的二年级进入到工作室这种教学阶段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在尝试很多不同的艺术类型实验,从装置也好,到摄影也好,到视频也好,到动画、行为都做过。而且从二年级开始,我们就一直在上创作课程,所以,其实基本上我们的大学四年所谓的正统教育既没有怎么画素描,也没有画人体,而且大部分时间大家是用来做思想沟通的,其实它特别像西方式的那种艺术教育。

网易艺术:“熊猫”已经成了高瑀的一个符号,能谈谈“熊猫”的创作初衷吗?

高瑀:是在我念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画过了,但是正儿八经的把它作为一个形象,实际上是在03年,就是我刚毕业的时候。说到这种所谓的标签或者符号,从某种角度,它其实跟艺术没有关系。符号化不等于好的艺术,好的艺术它不排除符号化,标签化,因为所谓标签化的东西都是传媒时代的产物,因为你要在传播媒介中形成一个容易让人产生印象的信息,那你就必须要通过一个简洁、短小的符号,或者说是一个词汇,然后在不断的复制传播的过程中得到一个想法,这就是传媒时代对艺术的特定,其实跟新闻是一样的。新闻要简短有力,最后是有惊悚性,很短,10秒钟、30秒钟。

我其实也做过很多别的形象。实际上我是把这个东西当成概念在弄,所以画熊猫完全是为了一个概念服务,到今天其实从某种角度也是如此,他是一个为概念服务的演员,就是演员本身所具有的话题性,挖掘文化上的属性,这些东西都可以让你做很多。

网易艺术:您有什么新的东西跟我们分享吗?新尝试做些什么?

高瑀:在你想要做一些新的东西的时候,其实是一个特别煎熬,很特别的心理历程,而且这个心理历程里实际上很多时候是一个你没有办法靠一些方式、方法,或者一些人为努力可以实现的东西。从某种角度,我觉得最重要的东西,因为你不是在拿东西,而是在把所有东西舍弃掉,所以我说,不到一无所有,不会有所得。这是我最近的体会(笑)。

网易艺术:想问问您对于自己生活方式的理解,您觉得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有时尚的品位,又能做到环保?

高瑀:让我说,天体是最环保,也是最时尚的,但是不可能,不可能哪儿哪儿都裸着。

网易艺术:您自己有没有想过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方式?理想中的。

高瑀:我就愿意去一些很小的地方,我所有的生活都可以靠走路来实现,其实我觉得国外有很多作家、艺术家,一辈子就待在一个很小的岛上,或者一个很小的镇、村子里,他所有的人生欲求都可以在这儿得到满足,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网易艺术:就是一种很简单的生活?

高瑀:不费事儿,它其实也可以很丰富,只是你习惯就好。

网易艺术:新年新的工作计划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高瑀:实际上就是在准备几个新的个展,这一两年一直在做新的尝试,所以憋着劲儿。

乌蓝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作者:罗丽娟(乌蓝) 责任编辑:罗丽娟_NQ306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