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护肤·美容 > 正文

“入迷——韦加个展”在ZERO零艺术中心开幕

2016-05-30 10:09:32 来源: 网易艺术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6年5月29 日下午4时,ZERO零艺术中心将举办 “入迷——韦加个展”。展览由著名美学家彭锋教授担任策展人,并将展出至2016年6月26日。

ZERO零艺术中心:入迷——韦加个展
ZERO零艺术中心:入迷——韦加个展

ZERO零艺术中心将举办 “入迷——韦加个展”
ZERO零艺术中心馆长李莫唯女士与嘉宾合影

韦加在鲁美受过严格的学院训练,此前也以具象绘画作为创作的主体,后来由具象转向意象,再后来由意象转向抽象。但是,即使是最新的作品,也不是纯抽象,仍然残留着意象甚或具象的痕迹。无论是具象绘画还是意象绘画,画家在创作时都有预设对象,他能根据是否符合预设对象来判断自己的作品是否完成。在具象绘画和意象绘画创作中养成的习惯,多少会对韦加造成影响。韦加参照什么来进行创作?根据什么来完成作品?这些问题萦绕于看过他的绘画的人脑海中。

参展艺术家(中)与他的朋友们

参展艺术家(中)与他的朋友们

参展艺术家韦加(中)与母亲刘桦(左)、父亲韦尔申(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中)与母亲刘桦(左)、父亲韦尔申(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向艺术家岳敏君(中)介绍作品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向艺术家岳敏君(中)介绍作品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鲁迅美术学院教师张峰(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鲁迅美术学院教师张峰(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艺术家李象群(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艺术家李象群(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艺术家王广义(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艺术家王广义(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艺术家王易罡(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艺术家王易罡(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艺术推广人刘立智(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左)与艺术推广人刘立智(右)合影

参展艺术家韦加接受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裴刚专访

参展艺术家韦加接受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裴刚专访

参展艺术家韦加开幕讲话

参展艺术家韦加开幕讲话

嘉宾合影左起:艺术家赵宝平、参展艺术家韦加、中国人民日报吉祥、艺术推广人刘立智

嘉宾合影左起:艺术家赵宝平、参展艺术家韦加、中国人民日报吉祥、艺术推广人刘立智

嘉宾合影左起:艺术家赵宝平、艺术家陈小文、艺术家韦加、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艺术家岳敏君、艺术家李象群

嘉宾合影左起:艺术家赵宝平、艺术家陈小文、艺术家韦加、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艺术家岳敏君、艺术家李象群

艺术家韦加(右)与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左)合影

艺术家韦加(右)与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左)合影

艺术家韦加(左)与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吴长江(右)合影

艺术家韦加(左)与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吴长江(右)合影

艺术热衷的老者(右)与参展艺术家韦加合影

艺术热衷的老者(右)与参展艺术家韦加合影

韦加在作品中有不少滴洒,很容易让人想到波洛克的行动绘画。但是,韦加的滴洒与波洛克的滴洒不同。韦加明显没有将滴洒进行到底。波洛克的滴洒有明确的目标,那就是无意识的流露或者力的释放,尽管他对最终的图像并没有事先的构想,就他追求无意识的状态来说,他也不能有事先的意识。波洛克有明确的绘画动机,即追求无意识的流露或者力的释放。有力的冲动即可开始,释放完毕即可结束。波洛克不受图像的控制,但是受到无意识或者力的控制。尽管人们想象力的释放方式可以五花八门,但实际的形态基本一致。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波洛克的作品是建构的,他是在无意识中建构他的王国。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相反,韦加作品中的滴洒不是他在无意识中建构自己的王国,它们应该看作是对某个王国的破坏。如果说韦加没有明确的建构对象,他却有明确的破坏对象。换句话说,他不知道自己要画什么,却知道自己不要画什么。韦加要破坏的,就是他自从系统学习绘画以来建构起来的具象绘画,他在用否定的方式去达到自己的目标。从这种意义上说,韦加的作品具有一定的形而上的特质。

韦加 《灏》
韦加 《灏》

韦加 《青霓》
韦加 《青霓》

韦加 《清晨》
韦加 《清晨》

韦加 《霞》
韦加 《霞》

在黑格尔的辩证法中,建构与破坏可以在更高层级上达成和解。但是阿多诺根据自己否定辩证法,认为最终的和解永远不会来临,留给我们的只是永不妥协的批判。

正因为破坏或批判永远没有完结的时候,才有可能出现作品。韦加在画面上不断滴洒、涂抹,就像西西弗斯不断推上巨石。西西弗斯无法控制巨石的滚落,他既不能不让巨石滚落,也不是有计划地让巨石滚落。然而,正是不知所措的巨石滚落完成了西西弗斯的一次行动。也许韦加也跟西西弗斯一样,在不期而遇中完成了自己的一次创作。西西弗斯的每次行动留下的是一道痕迹,由巨石的上行和下坠压出的痕迹,一道由成与毁叠加起来的痕迹。韦加每次创作留下的也是一些痕迹,由肯定和否定形成的痕迹。如果说肯定留下来的是是,否定留下来的是非,可以说韦加给我们画出了似是而非的形象,一种具有形而上意味的形象。

此次展览是艺术家韦加在北京的第4次个展,共展出26幅作品。其中,大部分是韦加于2013-2016年的新作,也有几幅是他初到北京2006—2010年时的作品,艺术家梳理了跨越10年的作品创作脉络,将于2016年5月29日至6月26日呈献给大众。

黄雨鸥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责任编辑:黄雨鸥_BJS259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