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正文

傅泽南谈策展人、评论家武少宁

2016-11-10 17:24:18 来源: 网易艺术 举报
0
分享到:
T + -

《 一面如旧》

 略谈与策展人、评论家武少宁可遇而难求的情份

文/傅泽南

(傅泽南:中国新野性艺术领军人物、著名油画家、中国当代艺术联盟主席)

按照斯文的说法,武少宁应该算是个满身散发着正义感和担当意识的策展人及艺术评论家,但通俗的看,在武少宁所谓坚守正义、嫉恶如仇以及豁达仗义的性情中,似乎透出的是一份大丈夫的江湖情怀,我与他的关系,正是以志同道合的深刻基础和相对一致的价值理念来维系的,说俗一点,我们之间这点兄弟情缘,就是靠“臭味相投”的所谓理想主义情结修来的,可遇而难求,淡然而珍贵。

2012年,北京六月飞火,在闷热中我认识了才情横溢的武少宁。
那时,我沉寂于北京宋庄刚刚安顿好的画室里,虽然有重回绘画生活的激越,但也有洗尽铅华之后的享受,我需要这样的感觉,我想回归85美术运动时的那种比较纯粹的创作状态。因为,85美术运动的江苏新野性画派由我而起,曾经引发的一切学术波澜以及带给我的喜怒哀乐,一直影响和左右着我的生活,我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才逐渐使我奔腾而疲倦的心灵安静下来,所以,眼下的生活对我来说是惬意而适当的,我不想改变这份平静。
然而,隔壁邻居住着一位叫徐也秀的油画家,他以自己丢失的那只耳朵失聪的狗做原型,画了很多拟人化的狗,很有趣,他给这些狗统统起名为“隆梅尔”,上门看画的人络绎不绝,在不知不觉中,邻居家的热闹便波及到了我的生活中。一位来自广州的不速之客的登门造访,打碎了我好不容易修来的宁静。这个后来成了我哥们的人就是在广州艺术界叱咤风云的人物,武少宁。
表面看,武少宁的出现似乎与画狗的徐也秀有关,但很多情节却仿佛印证着人们常说的“缘分”二字。
据说,徐也秀和执著的武少宁之间,慎重的谈妥了一桩展览协议。徐也秀承诺将带着这些关于“隆梅尔”的油画,在武少宁任馆长的广州某美术馆举办一个规模不大的展览。但不知因何变故,两人一拍两散,展览计划被束之高阁。那天,武少宁带着些许不悦,在悻悻离开徐也秀的画室后,鬼使神差般拐进了我的门。这就是我与武少宁看似偶然但蕴含着许多必然因素的邂逅。
之前说过,我不想重回繁杂的社交中去。原因很简单,我拒绝让艺术之外的任何因素干扰我的创作,所以,我对各地慕名来拜访的画商和策展人一般持拒绝态度,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牛,而是我对时下的社会诚信实在缺乏信心,说好听点,我的内心需要净化。所以,在面对武少宁和他的一群“随从”冒然进入我的画室这件事上,我的内心当然不悦。不过,武少宁不俗的气度以及爽朗而直接的表达,都是我乐见的,所以我便有了与他认真谈一谈的念头。
我知道,武少宁的到访并非有备而来,但意外的是,在很短的时间里,他迅速对我的作品、艺术背景等做了突击了解和深入研判,以至于在我们的初次对话中,我就像一个赤身裸体的人,毫无遮掩的摆在了武少宁和他的这群人眼前,回避不得,来不及躲闪,就这样,一场旷日持久的友情剧,是以武少宁对我艺术成就的近似膜拜以及我对他谦谦君子气度的欣赏而拉开的帷幕,这般“惺惺相惜”的感觉我与作家王十月也是这样,至今没变。
按理说,当时我完全可以参照武少宁与徐也秀交往过程中的是非曲直来判断此人是否可交,这样既节约我的时间成本,也可避免许多误会的发生,但我并没有这样做的原因在于,我更期望以我阅人无数的这双老眼,从武少宁的言行举止中抽丝剥茧区别出他与别人的不同之处,以增强我对自身判断力的信心。还好,武少宁并没有令我的这份自信遭遇打击,他真诚明确的人生立场,确实有许多亮点与众不同。
亮点一,武少宁的内心格局有别于当今社会普遍存在的消极市侩的价值取向;亮点二,作为策展人或评论家,他虽然有时口若悬河但并不虚伪,他总是追求“说出去的话一定要兜得回来”的境界,在追求真理时力争做到身体力行和表里如一;亮点三,他总能将独特的人生见解用于对社会意识和文化思考的表达上;还有,他对当代艺术的专注和敬畏是真实的而不是伪善的;他与艺术家交往的目的虽然很具体但并不功利;他的很多想法听上去很有操作性但并非夸夸其谈。

以上这段赞誉之词虽然连我自己都感到有些肉麻,但说实在的,我并不擅长恭维人,我只是借助了政客们惯用的手法给武少宁戴了个“高帽子”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武少

宁的睿智和渊博是朋友们一致认同的,而要想丈量出他的思想深度和思维广度,从他的谈吐和艺术评论文章里便可见一斑。

后来,我受武少宁之邀,在广州一个叫做二沙岛的地方举办了一场以《回归——傅泽南新印象主义》为题的油画展。其实,在做出是否前往广州办展决定前,武少宁的策展能力已毋庸置疑了,但还是有许多绕不开的问题既考验着我的定力,也验证着武少宁对我绘画艺术的真诚态度。问题包括:展览的主题如何确定?展什么作品?怎样在广州的当代艺术界引起共鸣?如何管控风险以及预算问题等等。那时,我掐指算算,与我最后一次做个人展览已过去二十多年了,虽然我在学术界也算得上是个老油条,但兴师动众在广州办展,我依然有着强烈的患得患失的意识。好在事后证明,之前顾忌和担心的所有问题都被武少宁热忱、周到、专业的策展精神和学术把控能力一一化解。画展开幕那天自然是人声鼎沸,广州市能数得上的艺术大咖悉数前来捧场,后来想想,这大概就是武少宁既博学务实又义薄云天的魅力,看得出他身边的朋友是以君子类聚的。
转眼,四年多过去了。期间,很多事情都随着大时代的变化而发生了改变。比如,我当年一心向往的低调而简约的生活,被2013年开始的另一场新野性艺术运动所改变。犹如85江苏新野性画派掀起的美术运动一样,新的使命感再次落在了我的肩上,我不得不义无反顾的扛起中国新野性艺术这杆大旗。
无独有偶,此时的武少宁也发生了改变。由于观念上的南辕北辙,他固执地辞去了供职多年的美术馆馆长一职,虽然听说他也曾在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有过短暂任职,但在做事上,武少宁就像一个弹簧,越压,反弹力度就越大,所以,他扛起了《东方美术报》的大旗并扇得呼啦啦响,与生俱来的担当意识,令他与我们的新野性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说到新野性艺术,就难免有些怀旧。当年,正是我与樊波、朱小钢等一批年轻人在南京发起成立了江苏新野性画派并推动了85美术运动。而谁能想到,三十年后的今天,新野性艺术再次风起云涌,全国有100多位非理性艺术家,聚拢在中国新野性艺术群的旗下尽显才华,波澜壮阔的展览效果在北京造成了巨大反响。而武少宁作为评论家和策展人,在岁月的荏苒和星移斗转中,并没有像那些貌似有理想却也能放弃理想的人那样成了断线风筝随风飘去,他和他的《东方美术报》始终坚守初心,用洋洋洒洒的犀利文字和具有现代批判意识的学术主张,为包括中国新野性艺术群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崛起起到了擂鼓助威和摇旗呐喊的作用。
记得那年,一个风沙弥漫的夜晚,武少宁带着一位神秘人物到宋庄与我见面,而正是这次风尘仆仆的会见,为中国新野性艺术群在广东地区的开疆扩土夯实了基础。而这位神秘人物正是艺术广东的创始人、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执行会长的鲁晓昆女士。
在策展业,向来以抢夺和占有各种资源为约定俗成的运作潜规则。换句话说,在策展人手中,优质的人脉资源就是号召力的象征,因此我认为,当武少宁将鲁晓昆介绍我认识时,按通常意义讲,他已经冒了天下之大不违。武少宁完全可以一手握着我的艺术资源而另一手握着鲁晓昆的平台资源,游刃有余的将两者的优势运用到极致而从中获利。但我当然相信,他没有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扎根于他内心的“哥们”情谊,他相信我这位比他年长几岁的老哥同样是重情重义之人。
于是,在当年的艺术广东期间,中国新野性艺术三十年回顾展如约登场,并成了最受瞩目的焦点。事实证明,新野性艺术关注人性并以非理性意识的呈现,确实强烈震撼了以传统艺术为主流的广东艺术界。我不敢说仅仅一次的展览能否改变和引领广东的地域审美认知,但由于武少宁和鲁晓昆的共同执着,在后来的两年中,中国新野性艺术群在中国当代艺术联盟旗下,始终是艺术广东不可或缺的中坚势力,锐不可当。
武少宁很有江湖侠客的味道,他的来去经常像一阵风,给人以经过风雨和见过世面的沧桑感。虽然如此,并不等于武少宁也像同龄的老男人那样充满末气,他做人不算计,不计较,不矫情的特点,鲜明而令人舒服。
虽然我与武少宁交情甚笃,但我们不俗,我们的交往并不带有任何明确的目的性,多是围绕艺术而展开的交流和对话。我很讲究人际交往中的点点滴滴,要么就做简简单单的朋友,以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态度对待,要么就深交,就像我与王十月和武少宁这样,交过命之情的朋友。
也许是因为我所谓的艺术成就,或者是因为我够得上 “老炮”的资格,武少宁对我的尊重一再有加。每来北京,他就必定登门拜访,有时干脆就下榻在我家与我彻夜交谈。他曾写过一篇叫“夜访傅泽南”的通讯,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进行的。
算不算一个“吃货”我不敢下定义,反正武少宁尤其爱吃我太太烹饪的家宴,甚至有时还亲自下厨露一两手给大伙品尝。每当这时,虽然由于身体原因我不宜喝酒,但也会尽量陪他助兴几杯。在把酒言欢和火热的聊天中,武少宁经常痛斥某些艺术家、收藏家以及公共机构的价值偏离和责任的缺失,但他拒绝承认他是老了的愤青,他认为,他一针见血的观点,来源于正确的价值观和从业者的良知,与年龄无关,却与责任道德有关。我经常觉得,这样忧国忧民的人,只能在文学或电影中看到,没想到,现实中竟然也有这样不愿低头的人,我佩服他。
如今,武少宁举办的展览、策划的电台节目、主持的各种艺术项目都已在文化艺术界引起持续的注度,对此我早有预料并乐见其成。

策展人,艺术评论家,学者,画家……武少宁集众多身份于一身,而每一个身份都不是浪得虚名,这与天分有关?还是与努力有关?不得而知。

undefined

    (本文作者:傅泽南,又名大阚。1953年生,南京人,毕业于苏州大学艺术学院。1985年与樊波等发起组织“江苏新野性画派”,并成为“85新潮”领军人物之一,在全国产生很大影响,央视曾作专题介绍。作者与作品均以重点收录于高名潞所著的《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一书及其他各种版本的《当代中国美术史》中。作品多次在《美术》、《美术思潮》、《中国油画》、《美术报》、《江苏画刊》、《西北美术》、《文献》等数十家杂志书报刊发表。2014年组织成立“中国新野性艺术群”并造成深远影响。)

undefined

武少宁夜访傅泽南

罗丽娟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责任编辑:罗丽娟_NQ306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