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精彩回顾:毛继鸿 跨界不应该只是噱头 我是一个边缘人

 

 

 

佟大为
音乐人、导演、节目主持人 跨界道路从未停止

他曾经是好时代的坏孩子,如今更愿意做“献言不献身,尽力不尽义”的门客。高晓松的每一次现身都是惊喜,身上始终有种游吟诗人的随性与潇洒。他是好丈夫,随时握紧屏幕摔成“施华洛世奇”的手机,以备5秒钟内必须接起老婆打来的电话;他是文人墨客,兴起泼墨写下“青春无悔”,让姑娘们得以红袖添香,狂草之后毛笔还需飞将出去;他是音乐人,像抱吉他一样抱起古筝即兴弹奏,入戏极快、长发轻甩;他是导演,既有《那时花开》的青葱怀旧,也有《大武生》里的功夫高手……他给自己起笔名“矮大紧”代表自己的另一面;他说,对不起二十岁的自己;他说,坏时代里头,再干净也是一身尘土。

刘恺威2
“我什么都不牛×,就是命好”

高晓松的头衔有很多,著名音乐人、导演、制作人、词曲创作者......,首当其冲的音乐人是他最早为人熟知,也有最多人认同的身份。年少成名的高晓松如今老了则不断感慨所幸命好。27岁就在万人体育馆开个人作品音乐会,这在中国没有过先例。“可那时,我不觉得自己命好,只觉得因为自己牛×。等长到这个岁数,我什么都不牛×,就是命好,长成这样儿,还有人爱你。”[查看访谈实录]

“恒大星光音乐狂欢节”亲自担纲监制

目前正在国内巡演的“恒大星光音乐狂欢节”高晓松则亲自担纲监制,全程把关,“这次恒大星光音乐狂欢节将对整个音乐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高晓松自信地说。而他的自信,正源于他对音乐深刻的理解和把控。频频在各类选秀节目中以评委身份亮相的他,也将自己的音乐理念传达给了更多的人。[查看访谈实录]

“会乐器的人就很阳光”

高晓松说喜欢和阳光的朋友在一起,而不是心里潮湿的人,“很多人心里潮湿得都长蘑菇了。我比较喜欢跟音乐圈的人待在一起,练琴是修养的过程,会乐器的人就很阳光。我们音乐圈在一起,只要喝点酒就全上台,临时组成各种酒吧乐队,大家很多人没福气看到这些场景,特有意思。我曾经跟罗大佑、张亚东一起在酒吧喝多了上台,大佑唱歌,亚东弹键盘,我弹吉他,特幸福。”[查看访谈实录]

“我那时就不想署名高晓松,我就署名‘矮大紧’”

高晓松写字,不光写歌词,还写书。他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矮大紧”,他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笔名。以为是和身材有关?NO!“我不矮啊!一米七八,童叟无欺!”想来竟然是“高晓松”三字的反义词——高矮、小大、松紧。他用这个代表自己另一面、反面的笔名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歌儿,比如《杀了她喂猪》,“我那时就不想署名高晓松,我就署名‘矮大紧’,挺有意思。我还想看看不用我的名字,人家能不能喜欢这个歌。结果还有好多人说,北京出了个‘‘矮大紧’,牛×呀,杀了她喂猪,比高晓松那种阳春白雪牛×多了,我就听了特别高兴。”[查看访谈实录]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说到写字,高晓松有《如丧》,还有《晓说》。说来也奇怪,每次出书总有人拿他和别人书一起晒,出《如丧》时,网友们把《如丧》和不加V的《男女内参》放一起晒,后来大家又拿柴静的《看见》和《晓说》一起晒,看来有趣,虽然高晓松说这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查看访谈实录]

刘恺威4
“什么耗时间,我就爱干什么“

高晓松说自己是一个有巨多爱好的人,多到让人感觉他实在是不折不扣的“花心男”:自小被妈妈培养的琴棋书画。围棋桥牌锄大地样样精,甚至还得过锄大地全国比赛冠军;会弹各种琴、各种乐器,吉他、贝斯、鼓等等;他做电影,从处女作《那时花开》到后来的《大武生》,他都鼓捣的有模有样;他还是个军事迷,每天在论坛上跟别人讨论,还要去航展;还有看书和旅行,什么耗时间就爱干什么,但是说到感情上,高晓松说自己可是一点都没时间花心。[查看访谈实录]

“我老说花的男的具备三条特质,我肯定不是。”

“我老说花的男的具备三条特质,我肯定不是。因为花的男的,首先懂星座,这个我一点都不懂,而且不但不懂,根本就觉得是无稽之谈;第二,是没有特别占时间的爱好,因为花的男的吧,没空,春宵一刻值千金,除了挣钱就是泡妞;然后第三就是脾气好,因为花的男的,从来不跟女的吵架,没必要。我呢,前两条都不符合,所以我自己就不花,第一我不懂星座,第二个我有特别多的爱好。”[查看访谈实录]

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儿

从《晓说》到《晓松说》,及至各种军事类脱口秀类节目,高晓松越来越多地以另一种方式活跃在大家面前,甚至还“命中”考研英语阅读题。很多人好奇,他怎么知道那么多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事?“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我觉得行万里路特重要,行路是给读书溜缝儿,你要不走路、不看,很多事它连不上。所以这两件事都特别重要。前边那个叫知,后面那个叫识,两个都有了,能叫一个知识分子。”所以高晓松喜欢旅行,但他的旅行从来没有计划——“想起来去哪儿就去哪儿,一看没劲当天就走了,住都不住,一看有意思,可以住下来好久。”[查看访谈实录]

“我可以献言,但不献身;我可以尽力,但不尽义”

高晓松说自己最喜欢干的事,还是当门客,“不担责任,替公子看书、思考,替公子出去看看哪些女的比较好看,陪公子喝酒,或公子没空就自个儿喝,出出主意而已。门客的信仰,其实就是我的追求,献言不献身,尽力不尽义,就是尽力量,不尽义务。我肯定不会陪你死去,我是门客,我干什么陪你死去。包括我对国家,都是这个态度,我可以献言,但不献身,我可以尽力,但不尽义。” [查看访谈实录]

刘恺威3

卜柯文:做设计我真是上了条贼船

老佛爷:电影让我迟钝 跨界才最新鲜

科技大佬:追梦时尚圈 跨界玩的欢

史金淞:跨界最高的境界就是无界

郭敬明:小时代是我的时尚王国

贾樟柯:电影让我迟钝 跨界才最新鲜

叶锦添:子怡志玲最爱的无敌跨界王

范玮琪:从未放弃唱歌 跨界要努力
采访/文:徐晓倩 特别鸣谢《精品购物指南》编辑/制作:陈明辉(2013.11.5) 分享到:
| 女人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意见反馈 报料电话:010-82558178 广告洽谈:(+8610)-8255 8852/8857/8065 给网易女人提意见 频道站点地图(XML)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