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精彩回顾:蒋琼耳 爱马仕只是守护天使

 

 

 

蒋琼耳
艺术、时尚、东西方文化 当之无愧的”跨界第一疯“

在马兴文的嘴里最经常蹦出的两个字就是“跨界”,也难怪,他做跨媒体艺术,绘画、影像、装置样样都玩;又与时尚品牌跨界合作,汽车、首饰等品牌都与他有过亲密互动;同时在自己的艺术设计中永远都会融合东西方的元素,即便是最传统的水墨画他也能够用最现代的笔触表现出来,如此马兴文在业内被称为“跨界第一疯”一点都不足为奇。他获得过很多关于“跨界”的奖项,各种组合跨界在他身上几乎是无缝衔接,看不到丝毫不妥之处。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说要让自己回归纯艺术一段时间,因为与品牌的合作让自己的创作到了一个瓶颈,但是能在各个领域玩出这么多花样的人,就算是只玩艺术,也是值得期待的吧。

奥斯卡特别策划之杰西卡查斯坦
蒋琼耳
您怎么看待越来越多艺术家与品牌合作这一现象?

马兴文:也不错啊,因为艺术家需要很多人去互动嘛,你需要更多的资金上的支持,才能做更好的作品,但还是要保持自己的那种风格,包括保持自己的那种态度,要往深处走。我不是说我很漂亮而已,这一点很重要,不是一个女孩子我很漂亮,但是我没有内容,对吗? [查看访谈实录]

在商业与艺术平衡的方面,您可以把握的很好了?

马兴文:这个我不评判我自己啦,你们来评判我吧,我感觉,好不好,我要说的是,今天不是一定很好,但是我明天绝对做得更好,这是我的态度。[查看访谈实录]

艺术、设计、音乐一样不落

马兴文在业内是出了名的“跨界疯子”,他用“MAD”这个词来形容自己,这个融合了“Music,Art,Design”了词语,恰恰代表了他跨界的领域。他玩艺术,8岁开始便随著名国画家范子登习画;他玩设计,13岁赴英留学,大学主修建筑设计;他玩音乐,至今已经玩儿了二十多年。从小从英国长大的马兴文说他很喜欢玩,也喜欢以这种状态去做自己喜欢的艺术。“我什么都喜欢,转到不同国家去看东西,艺术展、创意展、双年展,自己就觉得放得很开,喜欢听别人讲话,喜欢跟别人交流,去悟很重要。”[查看访谈实录]

“我喜欢用玩的状态去做喜欢的艺术”

马兴文出生在香港,在英国长大,所以受到了很多英国艺术氛围的熏陶。“因为我在英国长大的,其实我从小到大都是艺术设计我都学,没有说特别,我爱玩儿、爱音乐、爱设计、爱艺术,以这种状态去做我喜欢做的艺术,所谓现在跨界只是一个字眼而已,其实这个CROSSOVER这个字在国外很早已经出现了,国外的教育系统其实是什么都要你学,最后到大学的时候慢慢精起来,跟国内的教育系统有点不一样,所以我的思维就是这样的思维。 [查看访谈实录]

刘恺威4

艺术应该是一种态度

在所有与品牌合作过的艺术家中,马兴文的合作次数绝对首屈一指。为麦当劳设计饮料杯,担任张学友创意音乐剧《雪狼湖》艺术宣传总监、担任保时捷新车发布的艺术创作总监,还有与人头马的合作等等,与法拉利的、周大福的合作甚至不止一次。也许是因为与品牌合作久了,现在马兴文已经能够很好的把握商业与艺术结合方式。“怎么令到整个东西出来没有那么商业,能够把艺术做在生活里面是最难的。艺术给别人感觉很远,一张画很远,很好看的一张画,但是很贵,买不回去,但是我今天做的,是可以走进心里面的艺术,深层意思就是你的开心,你的快乐,不是这个要花多少钱叫艺术,我个人感觉,我觉得艺术应该是一个态度,是一个想法,是一个能量来的,打动别人才是好的,我感觉是正能量艺术。”[查看访谈实录]

法拉力二十辆中国限量版,不可替代的中国艺术

马兴文去年与法拉利合作了一系列“龙马车”,是法拉力二十辆中国限量版,他把龙的元素融在马里面,变成中国人的法拉力。“它把我的书法绣在车里面,用我们中国传统的方式,并采用了我们自己研究的一种红色叫马可波罗红,做为法拉力新的红,是包括金色的一些东西用在法拉力身上,其实就是一个艺术跟商业的结合。”其实很多时候,在商业与艺术中达到平衡也许并不是一件难事,最后看的终究还是艺术家的功力了。[查看访谈实录]

“中国元素的运用是一种正能量的体现”

马兴文一直接受的都是来自英国的西方教育,但是也许正是一直生活在西方的氛围之下,反而让他对中国传统的文化更加热衷。无论是他的艺术作品还是与时尚品牌的跨界合作,中国元素始终挥之不去。在他今年世界巡展的作品“舞动的水滴”中,就采用了中国传统的“阴阳”的元素。这种对中国元素的阐释,对马兴文来说,是一种正能量的体现。 [查看访谈实录]

“我要用新的东西来诠释传统艺术”

中国的传统元素经常在人们的认知中是一种很“土”的东西,但是马兴文却有本事让这种“土气”变得“洋气”起来。在最简单的毛笔画中,虽然体现的都还是中国风的东西,但是他新的笔触,新的画法、新的方式、新的材料来体现一种新的艺术。在与周大福的合作当中,他用一种很现代的线条设计,让传统的“金镶玉”变得生动起来。 [查看访谈实录]

刘恺威3
蒋琼耳
我更在意如何提升自己

马兴文玩音乐玩了二十年,他坦言这对他做艺术和设计影响特别大。“就令到整个东西都有节奏,有速度感,很重要。”马兴文玩艺术的花样很多,绘画、影响、装置、雕塑都是他做艺术的范畴。与时尚品牌合作很多年,马兴文的作品在与品牌的合作过程中都有体现。但是他却说,现在他更想好好做艺术,因为与品牌的合作已经让他进入了一个瓶颈。“我想先做好我的艺术,包括明年我跟徐悲鸿的合作一样,其实每一个跨界,明年是历史性跨界,我会怎么去理解徐大师的一种精神、态度,怎么令到我们的作品能够打动世界,这个是最难,我的学习当中的一个态度跟想法吧。”而回归到纯粹艺术上的做法,也是他突破自己瓶颈的一个方式。 [查看访谈实录]


卜柯文:做设计我真是上了条贼船

老佛爷:电影让我迟钝 跨界才最新鲜

科技大佬:追梦时尚圈 跨界玩的欢

史金淞:跨界最高的境界就是无界

郭敬明:小时代是我的时尚王国

贾樟柯:电影让我迟钝 跨界才最新鲜

叶锦添:子怡志玲最爱的无敌跨界王

范玮琪:从未放弃唱歌 跨界要努力
编辑/制作:陈明辉 采访/文:陈明辉(2013.12.26) 分享到:
| 女人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意见反馈 报料电话:010-82558178 广告洽谈:(+8610)-8255 8852/8857/8065 给网易女人提意见 频道站点地图(XML)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